中科大专家遭威胁 涉事公司九州量子股价暴跌50%

股城网注:中科大专家遭威胁,涉事公司九州量子股价一度腰斩。对此,九州量子回应称,为不实言论。目前,合肥警方通报称,已经查明,将依法处理。

中科大专家遭威胁
涉事公司九州量子

9月28日深夜,微博上的一篇实名举报信,将新三板挂牌公司九州量子(837638)推上风口浪尖。9月29日,涉事公司九州量子应声下跌,股价跌幅曾一度达到了50%。证券时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举报人彭承志,除了任中科大教授外,还是拟IPO公司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承志的这些头衔,无疑增加了这份举报信的含金量。

重申举报内容真实性

9月28日,一篇关于《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的文章开始在网上流传。公开此文的作者彭承志,微博实名认证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

“公开信”指出,2017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九州量子”)董事长郑某伙同他人通过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等方式,多次对其本人及所在团队进行侮辱、恐吓。郑某等人威胁要锤杀其的子女,并精准报出举报人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对举报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较上述微博认证职称不同的是,在这份公开举报信里,彭承志的职称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师等。

9月29日,证券时报记者致电彭承志本人,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本人给记者发来短信称,身处这个漩涡中心,从各方面考虑,暂时不接受采访,但愿意重申,确保自己公开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对自己发的公开信负全部责任。

涉事公司股价一度腰斩

涉事公司九州量子2012年成立于杭州萧山,2016年6月正式挂牌新三板,号称“新三板量子通信第一股”。

虽说彭承志的公开举报信,并未指明“郑某”到底是谁?但是作为一家公众公司董事长,真实身份一查便知。自2015年11月以来,九州量子董事长一直由郑韶辉担任。9月29日,证券时报记者致电郑韶辉本人,其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公开信息显示,郑韶辉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曾任职吉利控股集团董事会秘书兼人事行政总监、德邦证券副总裁等职务。目前,郑韶辉担任毅卓资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浙江浙商厚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上海燕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职。

九州量子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相关业务,包括量子通信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量子通信干线及网络的建设运营。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611.9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32.42万元,而2016年度,该公司亏损424.49万元。

9月29日开盘后,九州量子股价并未延续前期的横盘走势,而是从27.4元/股,直线下跌到13.7元/股,跌幅达到50%。中午收盘前,一笔140手的买单,又将股价拉高到30.2元/股。即便如此,中午收盘时,九州量子的交易盘口,13.7元/股的卖单多达3000手,跌幅为50%。午后,九州量子的股价并未被上述做多股东拉回,而是继续回到13.7元/股的开盘价。

9月29日,接通记者电话的九州通信董秘包轶骏称,目前正在国外出差,并不清楚相关情况。同时他还称,新三板公司以信息披露为准,晚间会正式发布公告。

举报信背后的资本方

除了任中科大教授外,举报人彭承志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目前,科大国盾正在接受IPO辅导,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9月29日,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了科大国盾相关人士。对于网上流传的彭承志举报信,科大国盾方面称,彭承志确实以个人名义实名举报,公司暂时不接受采访。

据悉,科大国盾发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身为创办于2009年5月的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2015年9月完成整体改制。目前,其产品涵盖量子通信网络设备、终端设备、核心器件、科学仪器,以及系统性的管控和应用软件等,尤其为国防、政务、金融、能源等行业领域信息业务提供量子安全保障。工商资料显示,科大国盾股东包括潘建伟、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彭承志等31名。其中,彭承志持股2.82%。

除了中科大、自然人等股东外,科大国盾逾30%的股权,由产业基金持有。而这些产业基金,就牵涉到多家A股上市公司。比如科大国盾的股东杭州兆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产业基金,背后就有银轮股份、浙江东方参与其中。

科大国盾及其股东潘建伟、彭承志等人,在国内的量子通信领域颇具影响力,特别是持股13.68%的潘建伟。公开资料显示,潘建伟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2017年9月9日,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中,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首席科学家潘建伟,荣获“物质科学奖”和100万美元。早在1996年,潘建伟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量子实验研究的世界级大师蔡林格。2001年,潘建伟入选“中科院引进国外杰出人才”,并获得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性项目的支持,在中科大组建了量子物理与量子信息实验室。

2015年7月,潘建伟团队和阿里巴巴合作,成立了“中科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联合实验室”,共同开展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的前瞻性研究,研制量子计算机。

“京沪干线”VS“沪杭干线”

同样从事量子通信产业,缘何九州量子遭到实名举报?公开信的内容直指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等人的侵权行为。

今年9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近日通过技术验收。这意味着世界首条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已经具备开通条件。在该项目的建设中,潘建伟任首席科学家。

据了解,“京沪干线”项目2013年7月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由中国科大作为项目建设主体,由安徽省、山东省投资建设并得到上海市、北京市的大力支持。项目突破了高速量子密钥分发、高速高效率单光子探测、可信中继传输和大规模量子网络管控等关键技术,于2016年底完成全线贯通,搭建了连接北京、济南、合肥、上海的全长2000余公里的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线路。

不过,在“京沪干线”正式开通前,另一条颇受关注的量子通信工程——“沪杭干线”,与前者牵上了关系。今年7月10日,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以“国内首个商用量通专网完成测试量子通信产业化浪潮来袭”为题发表了文章。文章中提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

“沪杭干线”的建设方,正是九州量子。“沪杭干线”号称“全球第一条量子保密通信商用干线”,这条干线建成之时,承建者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当时还接受了相关媒体的采访。

公开报道显示,郑韶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沪杭干线”建成后,从杭州到上海沿线的政府、银行、企业等对数据保密传输有较高要求的主体,能获得安全性强、保密度高的专线数据服务。目前,九州量子正在与杭州九十余家银行展开相关项目合作的洽谈。

然而,九州量子对“沪杭干线”的说法,却遭到涉事企业中科大上海研究院一方否认。今年7月,后者还专门就此发表了“声明”。这篇声明,至今还挂在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官网。此次公开信对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等人的侵权行为的描述,与两个月前的“声明”如出一辙。

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公开信的内容一经媒体报道,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无疑为涉事企业九州量子蒙上了阴影。

9月29日晚间,涉事公司九州量子对此次事件发布公告。九州量子公告称,公司是市场化运营的量子通信应用全产业链企业,为国内掌握量子信息核心技术的企业之一。目前,公司运营良好,团队迅速壮大,经营业务稳步增长,是中国量子信息产业市场重要的探索力量。

公告显示,截至目前,九州量子已成功开发基于量子密钥云为网络核心的端到端量子安全行业解决方案,年内即将推出量子安全家庭解决方案和量子安全企业解决方案。截至昨日,九州量子在审专利已有60余项。

九州量子称,未来,公司将继续秉承市场化运营方式,通过正当良性竞争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针对近期流传的不实言论,我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不过,除了此次公开信外,九州量子可能还有更严峻的挑战在后面。9月29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目前,科大国盾方面正在向证监会举报,举报的理由是九州量子可能涉嫌违规上市。

众所周知,新三板公司参差不齐,变更中介机构往往预示着不详。此次涉事的九州量子,在今年也发生了中介变更的事项,即九州量子挂牌推荐券商西南证券于2017年1月宣布退出;另外,中汇会计师事务所也于今年2月离场。或许是受两大机构离场影响,九州量子2016年年报,直到今年6月才姗姗来迟。正因如此,股转公司向九州量子出具了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事关九州量子可能涉嫌违规上市的举报内容,记者不得而知。不过,中科大教授的这份公开信,正在搅动市场的神经。9月29日晚间,九州通信目前的主办券商中天国富,发布了一份“风险提示”:近日,有人在网络公开传播针对九州量子的言论,并被多家媒体转载。主办券商在获悉相关报道后,将对九州量子相关情况进行进一步核查。

合肥警方:已查明,将依法处理

30日凌晨,@合肥警方官微发布警情通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研工作者遭恐吓一事,合肥警方已于案发后第一时间受理,并已查明了有关情况,下一步将对涉案人员依法处理。为科研工作者创造安全的科研环境,是各方的共同责任,警方将依法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保护有关科研工作者及其家人的安全!”(综合自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