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家书遗失 警方出动22支警力搜遍

股城网讯:毛岸英家书遗失,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究竟毛岸英家书遗失是不是主办方监守自盗呢?对此,主办方负责人马太平表示不可能。幸好通过警方出动22支警力搜寻3000辆出租车,毛岸英家书遗失三天后得以寻回,可谓是有惊无险。

股城网综合报道:8月27日,“庆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4周年中朝美术作品展”在四川省科技馆开幕。但令人意外的是,就在当天开展前几十分钟,展品“毛岸英写给保姆陈玉英的家书”被主办方的工作人员马先生不慎遗落在了出租车上。得知毛岸英家书遗失后,主办方立即报警,成都市公安局立马采取行动,分头追查出租车线索,公交地铁分局根据马先生提供的时间和另一重要线索判定,逐个排除后终于锁定1辆速腾出租车,搭载他的出租车是辆烧天然气的速腾,最后组织大量警力最终从22家出租车公司的3000辆车中找到了那辆出租,终于找到了遗失的家书。29日下午,在桐梓林站派出所内,警方将毛岸英亲笔信和朝鲜书画归还给了马太平。该出租车司机表示,最近几天都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关注报纸上的新闻,自己也不知道拾到的东西是什么,本打算过两天去公司打卡时交给公司处理。对此,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目前对该案件还没有定性。在晚上,警方表示,毛岸英家书遗失今天已找回,性质上是一个事件,与违法犯罪无关,司机已回家了。但是,对于毛岸英家书遗失,一些网友质疑主办方“监守自盗”,对此,马太平回应,“不可能”,“公司有规定,谁保管谁负责,遗失了我是要赔的,”马太平说,“这次给警方添了麻烦,惊扰了成都市民,我很愧疚。”

毛岸英家书遗失
毛岸英家书遗失
毛岸英家书遗失
毛岸英家书遗失

27日,“庆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4周年中朝美术作品展”在四川省科技馆开幕。但令人意外的是,就在当天开展前几十分钟,展品“毛岸英写给保姆陈玉英的家书”被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不慎遗落在了出租车上。

50小时全力搜索

1小时:

27日9:07,家书遗落在出租车上,向西御河派出所报案。

2小时:

27日10:00,“中朝美术作品展”在四川科技馆揭幕,马太平短暂露脸,然后向人东派出所报案。

6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马太平本人,他希望媒体帮忙一同寻找。

8小时:

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挂出“紧急寻物”通知,请知情者速与华西传媒呼叫中心96111联系。

14小时:

回到酒店的马太平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寻信没有进展。

20小时:

一宿只合眼了3小时的马太平早早起床继续想办法寻找。

25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接到线索,通过GPS定位发现疑似出租车。康福德高公司车主曹师傅表示全面配合调查。

26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和马太平、王鹏会合,一同赶往康福德高公司进行核实。

27小时:

王鹏仔细辨认车主曹师傅后发现不是他,最终抱憾而归。

30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随马太平一行来到交管局监控录像指挥中心调查取证,锁定一辆速腾出租车,但马太平依旧担心,眉头紧锁。

40小时:

从27日以来,寝食难安的马太平尽管疲惫不堪,却仍在为失信四处奔波。

50小时:

成都市公安局公交地铁分局追回毛岸英家书,马太平接到电话惊喜万分,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散。

警方出动22支警力搜寻3000辆出租车终寻回

马太平告诉民警,他下车时间约9:07,付了8元打的费。田荣分析,成都的速腾出租车有4000多辆,起步价为8元的速腾有3000余辆,分别归属于22家出租车公司。

警方分派22支警力,到这22家公司,摸排哪些“8元车”在这一时间段内出现在这一区域。昨日上午11时许,警方在成都运输总公司调查时发现,一辆车牌号为“川ATJ683”的速腾出租车,信息与马太平所乘坐的出租车很相似,于是将司机李某叫回公司了解情况。

网友质疑毛岸英家书遗失是主办方监守自盗

这两天,许多网友被“毛岸英家书遗失”牵动,希望能有人尽快将“家书”送还。不过,一些网友提出了疑问,“磬石茗月”就在想:“会不会是监守自盗故布疑阵呢?这种遗失本身就不符合流程吧?”

对此,马太平回应,“不可能”,“公司有规定,谁保管谁负责,遗失了我是要赔的,”马太平说,“这次给警方添了麻烦,惊扰了成都市民,我很愧疚。”

成都三都博物馆馆长高兴华介绍,这次展览是由四川省文化厅主办、该博物馆与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承办的一次国际间的交流,而马太平就是这家拍卖公司的董事长

毛岸英家书失而复得,马太平激动落泪

从丢信到找信,马先生经历了整整50个小时的惊心动魄。丢信的第二天,恰好是马太平儿子的十周岁生日,“我希望我儿子的生日能够给我带来好运。”

截止到昨日上午,在成都市出租车管理处,马太平同事王鹏通过照片寻找当日出租车司机。”整个成都,拥有速腾出租车的公司有二十几家,共有4000余辆速腾车。按每辆两个司机来算,王鹏大概要从8000多位司机照片中选出印象中的一位,“数量太多了,但能排查一个是一个。”王鹏说。

昨日下午1时许,马太平接到本文开头那通电话:家书找到了!他再也绷不住了,在车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哭得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他这几天太压抑、太难过了。来餐厅也是我硬拉马总来的,他已经三天没怎么吃饭了,每天也都睡不好。

这三天三夜对于马太平来说,也是极其煎熬的日子。“我这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就盼着早点找回家书,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马太平说,“昨天我70多岁的父亲还专门打电话询问情况,他告诉我,责任该抗下就要抗下。”马太平表示,自己这几天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今天下午听到找回的消息,我感觉自己从地狱里爬出来了。”此刻的马太平终于松了一口气。

“明天,这份家书会如期在展览会上展出,我们也专门为它做了一个牢实的展览柜,增加安全性。展出后,我们也会把它放在保险柜里随身携带回北京。”

马太平也十分感谢成都警方的彻夜查案,成都媒体的支持,成都市民的热情。“回去后,我们将用9月2日拍卖会的佣金收入委托朝鲜白虎创作社的艺术家建一个城市雕塑献给成都市民,以表感谢。”

司机捡到毛岸英家书不归还因为没看新闻

该出租车司机表示,最近几天都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关报纸上的新闻,自己也不知道拾到的东西是什么,本打算过两天去公司打卡时交给公司处理。

8月27日早上7点,我看到一男一女对我招手,我问他们去哪里,他们说去省经委,我说:“这么近,你们为什么不走路?”他们说:“我们主要是赶时间。”他们上车后,那男的一直打电话。到站后他们急急忙忙地下车离开,我一般都会主动给客人打票,但那次我还没来得及打票他们很快就走了,没有留意他们在后排忘了东西。

这时,一个阿姨很快地坐上了我的车,她是去二环路。到了目的地后,她忽然说了一句:“你后排有个袋子。”我问她:“这不是你的吗?”阿姨说不是,我就寻思着这可能是之前那两位客人遗留下来的,于是就把袋子放在后挡风玻璃旁边。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把那袋子拿出来,发现里面是一本画册,还有两个红色信封,我也没有拆开看,想到失主也许会主动寻来,我就把袋子放进后排挡板。

因为我们上班是24小时制,所以我一直开到第二天早上7点回家,我把袋子也拿回去了,然后直接甩到了沙发上。当时我老婆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是客人忘在车上的画册,她还说:“你下次去公司的时候还是把它给交了吧。”我说:“好。”然后我就睡觉,睡醒后玩电脑,没上网看新闻,而是在电脑上唱卡拉OK,根本都不知道出了这样一个事情。

今天早上我开车上班,跑到10点过的时候,公司给我来个电话让我回公司做一个调查。我当时还以为是关于克隆车的事情,开回去后才被问:“27日上午是否在梨花街载过客?客人是否留东西在我车上?”我说:“有啊,那口袋我放在家里了。”于是,警方就派人陪我回家去取,然后从家直接去公交地铁分局接受调查,当时都快到中午12点了。

我是江苏徐州人,1974年出生的,祖籍安徽。我来成都七八年了,开出租车只有半年,但是捡到东西从来都要交,这次的确不知道这口袋里是这么重要的文物,如果知道我肯定第一时间就交给公司了。警察把情况向我问清楚了后说:“小伙子,我们看你挺老实的,你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