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豆农哭了:已无法承受关税之重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美国首先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随即对美国大豆等产品加征关税。对于中国的做法,许多美国豆农哭了,表示已经无法承受关税之重,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豆农的影响实在太大,但愿中美贸易摩擦早日结束。

美国豆农损失大
美国豆农损失大

近日,美国豆农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无法用语言描述中美贸易摩擦对自己的打击,也不能承受继续加征关税,农场经营的“窗口正在关闭”。

在超过约定时间半小时之后,53岁的豆农约翰·博伊德急急忙忙赶到了与记者约定见面的农场。他说,关税的打击让自己的现金流大大减少,已经雇不起技术工人修理农机,迟到正是因为自己刚刚在修理农机

博伊德说:“我今天来晚了是因为刚刚我在修理拖拉机。过去一般我会送到店里请专门的技术人员来修理,但是现在缺钱,我们就不得不想办法自己处理。“

博伊德是家里的第四代豆农,他的农场位于弗吉尼亚州与北卡罗来纳州交接地带的小镇巴斯克维尔,共有约700公顷可耕地,其中约400公顷用于种植大豆,这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

美国政府2018年上半年挑起中美贸易摩擦,在当年3月首先宣布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中国政府随后采取了反制措施,宣布对大豆等美国产品加征关税。

记者问及一年以来农场经营情况如何,博伊德的沮丧和无计可施溢于言表:“天呐,我没法用语言来描述这个事儿。我又担心又沮丧,还非常失望!我对(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和解决这件事的能力非常失望!过去大豆价格最高的时候达到了每蒲式耳16.8美元,现在大概才8美元,相当于我的收入减少了整整一半!我的农场经营资金非常紧张,关税让我的收入、买卖方式完全改变了。如果中国市场不能迅速地重新打开,农场未来的发展也会受到限制。”

一年前,美国政府挑起中美贸易摩擦的理由之一是中美之间在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存在纠纷。博伊德说,一方面大豆贸易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无故“躺枪”,另一方面即使纠纷存在,加征关税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

博伊德说:“加征关税本来不该发生。我不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应该用外交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双方之间的良好对话、领导力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大豆协会会长戴维·斯蒂芬斯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美国豆农花了40多年时间培育中国大豆市场,美国大豆对华出口额近年来大幅增长。1997年前后,美国大豆对华年出口额约为4亿美元,而到2017年前后,这一数额已大幅增至约140亿美元。博伊德告诉记者,自己种植的大豆几乎全部卖往了中国,加征关税生效后的首个收获季是2018年10月,而当时的价格让自己感到犹如“被现实打了一巴掌”。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去年宣布要给农户120亿美元补贴,但据博伊德表示,此政策出来后他立即申请补贴,截止现在都没拿到一分钱补贴。博伊德说,他想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商业环境,不需要政府补贴,美国想要立即停止错误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