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案进展 押金能否退还取决于这个因素

小鸣单车案进展公布。截至6月27日,逾12万人提交债权申报;小鸣单车账户仅剩35万多元;小鸣单车法人及监事被限制出境。法院称,就算小鸣单车破产清算也不能逃债。

今天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全国首例共享单车——“小鸣单车”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118738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30035081.47元;另外,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115笔,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51元。

由于广大用户是通过手机APP注册,并通过微信、支付宝等非传统的方式向悦骑公司交纳押金,虽然单个用户申报的债权金额不高,但这些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云端服务器,所以针对用户申报的债权,需要找到云端服务器的原始数据予以核对。

经过管理人前期摸查,悦骑公司账户上已没有多少现金,目前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因过于分散而造成回收成本高,真正可以回收的金额较为有限。

小鸣单车案进展
小鸣单车押金最新消息

经管理人调查发现,悦骑公司与其他公司存在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行为,为维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管理人已向广州中院提起衍生诉讼,要求关联交易方返还悦骑公司超额支付的“预付款”,并赔偿关联交易所造成的价差损失。广州中院已依法受理管理人的诉请,目前该衍生诉讼案件正在审理当中。同时,为尽可能挽回债权人的经济损失,广州中院已对关联交易方采取了相应的保全措施。

广州中院在审理中发现,由于存储于云端服务器的信息资料无法正常使用,为保障破产程序能够顺利进行,广州中院于2018年5月10日作出决定,限制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出境。

据法院介绍,“小鸣单车”的破产,确实对新生的共享经济领域产生了巨大冲击。广大用户的押金能否退还取决于“小鸣单车”财产的多寡。但企业破产并不意味着可以逃废债务,相反破产制度是打击非法逃债的利器。

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对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放弃债权的,以及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另外,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以及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债务的,均属无效行为。

但最终用户能退回多少押金,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从现实情况来看,比例应该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