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大厦再遭围堵 供应商要求解决欠款问题

股城网注:9日,乐视移动27家供应商联名致信甘薇、贾跃亭,希望能解决债务问题。今日,乐视大厦再遭围堵,供应商的诉求与联名信一致。

乐视大厦再遭围堵
乐视大厦

今日,乐视大厦再遭二十余家乐视移动供应商和售后服务商围堵。多位供应商表示,希望见到甘薇和贾跃民,解决欠款问题。

1月9日晚间,乐视移动27家供应商联名致信甘薇、贾跃民,希望甘薇、贾跃民与他们对话,诚信沟通、解决债务。

这些供应商在信中表示,他们从2016年11月份讨债开始,至2017年,在乐视大厅守候了近200余天,至今多家公司状况艰难,倒闭数家;几乎每家公司都抵押房产,高息贷款,维持经营;几乎每家都被供应商追账堵门,行业口碑更是低谷,窘况不堪赘述,已严重影响各公司经营状况,波及家庭。

其中一位供应商代表对网易财经表示,甘薇回国处理乐视债务问题后,他们这些供应商的债务问题并没有解决进展,这次发出公开信,也是希望能够和甘薇见面,商讨解决债务问题。

据了解,在偿还8亿港元贷款后,甘薇在微博中提出诉求,希望招商银行解冻其对应部分资产,便于解决债务问题,那么招行会点头吗?

“招行在当时申请查封时已将酷派股份这部分质押物价值考虑在内。”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所以,尽管收回部分贷款,但眼见当初申请保全的资产面临大幅缩水,冻结的资产价值能否覆盖剩余的贷款尚存不确定性,对于解冻,招行应该不会轻易点头。

可见的是,在申请冻结乐视12亿资产的半年时间内,尽管乐视网并未复牌,但按照公募基金给出的估值,贾跃亭所持有的全部乐视网股份价值,已经从停牌时的157亿元缩水到了可能不足40亿元。

“从市值上看,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权是招行申请冻结资产中价值最大的,但99%已被质押且质押情况不明,”前述知情人士称,“质押给了谁、质押的价位是多少,都是未知数,但根据当时的行情结合市场惯例,优先的债权不会小。”

自2017年4月17日停牌以来,乐视网的股价已经三次被公募基金公司集体下调估值,对乐视股价最悲观的一家基金公司看到3.9元,按照乐视网停牌前4月14日收盘价30.68元/股(除权后为15.33元/股)计算,三次下调估值后乐视网股价已经下跌约75%。

不仅是当时申请保全的资产面临大幅缩水,一位熟悉银行此类业务的人士介绍,按照贾跃亭目前的资产冻结状况,即使招行解冻,对其处置资产并无太大帮助。而且,解不解冻,得由法院根据具体情况来判定,招行说了也不算。

“从实际操作来讲,乐视系公司和贾跃亭被冻结的资产绝大部分早已质押,而且在招行后面还有很多的轮候查封,即使招行解封部分资产,贾跃亭夫妇还是没法卖,后面还有其他债权人在排队。”

澎湃新闻统计发现,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的公开资料,在2017年,乐视至少8次被债权方向法院提起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乐视系公司资产,涉及金额30亿元。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去年12月发布的执行裁定书则显示,贾跃亭已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其他房屋登记记录、无车辆登记记录。(股城网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