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哥哥被告 贾跃民违约两亿多仍在国内

股城网注:贾跃亭哥哥被告,东方证券请求法院判令贾跃民还款2.7224亿元。在庭审上,双方争辩的焦点在违约金和延期利息的计算,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贾跃亭哥哥被告
贾跃亭最新消息

身在重洋之外的贾跃亭高调举办法拉第未来(FF)媒体试乘活动,几乎是同一时间,仍在国内的哥哥,前乐视网副董事长贾跃民却因股票质押回购违约,被东方证券以一纸诉状起诉至法庭。

今日,东方证券诉贾跃民股票质押回购违约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东方证券请求判令贾跃民支付包括资本金,延期利息,违约金在内合计2.7224亿元人民币。贾跃民方对延期利息及违约金计算部分提出抗辩。法庭并未当庭宣判,该案将择日再次开庭。

违约两亿多贾跃民仍在国内

前乐视网副总裁贾跃民并未因此次庭审纠纷重回大众视野。今日,东方证券及贾跃民代理人,代理律师就股票质押回购违约纠纷对簿公堂。

庭前,东方证券代理律师陈述了该案发生经过及贾跃民违约事实,据律师介绍,东方证券与贾跃民双方在2016年5月4日签署股票质押回购主协议,原告方东方证券依据主协议给被告贾跃民支付了融资款,贾跃民也将相应的969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给东方证券(乐视网股票十送十,相应股票数量已变为1938万股)。期间,由于乐视网股票估值持续逼近质押回购警戒线,东方证券两次提出增加质押物申请,贾跃民每次均增加了100万的乐视网股票。

贾跃民如期支付了2016年6月到2017年3月之间的4期利息,2017年6月20日的最后一期融资利息及本金至今并未支付。

基于此,东方证券请求法院判令贾跃民支付2.7224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资本金部分2亿元,以及应付未付的融资利息、延期利息、违约金。除此之外,东方证券还请求判令贾跃民支付包括40万律师费在内的所有诉讼费,今后折价拍卖或变卖出质给东方证券的969万股乐视网股票,所得价款优先清偿该案所需要支付的全部款项。

贾跃民代理律师确认了东方证券发放融资款的事实。不过,双方争辩的焦点在违约金和延期利息的计算。贾跃民代理律师辩称违约金和延期利息不应支付,律师费等诉讼费用也不应由贾跃民承担,至于乐视网股票处置的时间,希望等到乐视网复牌之后再商议。

贾跃民代理律师以东方证券将付息的快递通知寄往乐视大厦,而没寄往所留地址山西临汾为由,称东方证券未履行告知义务。

“贾跃民人还在不在国内?”庭审法官在堂前也直接询问贾跃民目前的动向。法官称,付息通知寄往其他地方均无法与贾跃民联系,直到寄到乐视大厦才有人代收,贾跃民代理律师则称贾跃民仍在国内。

“股票复牌遥遥无期,质押给原告方东方证券的股票该如何处理?”面对法官这一问询,贾跃民代理律师也称会与原告方继续协商。

据旁听的东方证券相关人士透露,贾跃民之所以无法出席在上海开庭的庭审,是因其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限制高消费,不能乘坐飞机等交通工具,此前东方证券相关人员奔赴北京才能与贾跃民会面。

“希望庭审早日判决,然后进入执行层面,券商方面也接受将乐视网股票按照第三方的评估价格划转至东方证券名下,其他的欠款可以以其他方式进行补充。”上述东方证券人士也表达了如下诉求。

多券商深陷乐视网股票质押

股票质押是出质人以其所拥有的股权作为质押标的物而设立的质押。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一般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标准是警戒线160%,平仓线140%,主板警戒线是150%,平仓线130%,接近预警线,融资方会被通知补充质押或追加保证金,跌穿平仓线将被要求赎回,无力赎回则将被强制平仓。

2017年11月15日,中邮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第三次下调乐视网估值,其中嘉实和易方达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3.91元/股,中邮基金下调至3.92元/股,这一价格相比乐视网15.33元的停牌价,折价高达75%,持有乐视网的股权质押的金融机构都面临风险。

事实上,深陷乐视网质押回购的不止东方证券一家券商。方正证券去年12月曾发布公告称,因乐视网副董事长刘弘和原财务总监杨丽杰拒绝提前购回在质押的乐视网股票,涉及金额高达1.92亿元,方正证券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长沙中院近期已受理。

事实上,乐视网三季报显示,除了大股东贾跃亭,身为乐视网第四大股东的贾跃民所持乐视网股票也已系数遭到冻结。

相关新闻:

27家乐视供应商望与甘薇贾跃民对话

1月9日晚间,澎湃新闻记者从一位乐视供应商、债权人处获得了一份写给甘薇和贾跃民的《呼吁对话书》,落款为27家供应商,并附有这27家供应商的名单。

甘薇和贾跃民分别是贾跃亭的妻子和兄长。

这27家乐视移动供应商在《呼吁对话书》中称,近日听闻甘薇回到北京并成立债务小组,着手解决了部分乐视债务事宜,“犹如绝望中见希望”,呼吁甘薇和贾跃民给予机会与27家供应商对话,坦诚相见,“以春节的名义,我们真的需要过年钱、救命钱!”

这份《对话书》还提到了这些乐视移动供应商的现状:倒闭3家,抵押房产高息借款被供应商追账行业口碑败坏等。“窘况不堪赘述,已严重影响各公司经营甚至波及家庭。”

自2016年11月份起,乐视陷入资金链危机以来,乐视手机业务的部分中小供应商由于未能拿到还款,便来到位于北京的乐视总部大楼“安营扎寨”上门讨债,一待就是数月,但迟迟未能追回欠款。2017年7月,乐视网在北京召开股东大会时,这批供应商还曾到现场讨债。这批约20家供应商所提供的文件显示,乐视移动总计拖欠他们款项约3330万元。

此次《呼吁对话书》上所列的27家供应商名单,不少也参与了2017年7月那场乐视网股东大会会场前的现场讨债。从名单可见,这些供应商有广告公司、展览公司、装饰工程公司等,不少曾为乐视手机业务做过店面建设和广告活动。

值得提出的是,2017年9月,乐视方面和部分上门讨债的供应商们曾宣布,达成了债务解决方案。

乐视方面当时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乐视已经与全国几十家中小店建商们达成了超一亿的债务偿还解决方案,剩下来的一小部分中小店建商们将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得到解决。在与乐视达成初步谅解协议后,在乐视大厦驻扎的供应商们已经从乐视大楼撤出。

据部分乐视供应商、讨债者介绍,和乐视达成的是长期的、由第三方代偿的还款承诺。对于部分供应商来说,乐视的欠款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司的流动资金及经营情况。按照《呼吁对话书》的说法,至今多数公司状况困难,倒闭3家,抵押房产被供应商追账行业口碑败坏等情况浮现。

让供应商、讨债者们选择春节前这一时机发声的契机是,贾跃亭的妻子甘薇返回国内宣布负责处理贾跃亭的债务问题。

今年1月2日,贾跃亭在个人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通告》的回应函,称一定竭尽全力解决债务问题,想尽一切办法弥补造成的负面影响和损失,并再次公开承诺:“针对债务问题,我会尽责到底。”贾跃亭称,已委托妻子甘薇、哥哥贾跃民全权代理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包括资产处置工作

随后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发布微博称,受贾跃亭委托,“我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

1月7日,甘薇发布微博,介绍了债务处理进展,称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一是将乐视商城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二是出售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偿债比例近60%。

甘薇称,下一步会积极与招商银行寻求沟通,希望能对已冻结的资产进行相应比例的解冻,以便于偿还更多债权人的债务。(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