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管委会背后:景区连续三年增收50%

股城网注:亚布力管委会背后下辖多个企业,这些企业和景区其他企业存在竞争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亚布力管委会投资、经营、管理三位一体,导致恶性循环。

亚布力管委会背后
毛振华

1月2日,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称,在亚布力被欺负被愚弄,黑龙江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非法侵占企业土地,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等行为。毛振华称,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来了之后,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

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1月2日表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毛振华反映的问题,专门派出省委省政府环境整治办、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赴亚布力开展深入调查。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毛振华指责的亚布力管委会(以下简称亚管会),为厅级单位,被赋予财税职能,由黑龙江森工总局(以下简称森工总局)代管。自亚管会成立后,亚布力风景区营业收入连续三年增长超50%,亚布力管委会代管方黑龙江省森工总局曾规划,在亚布力管委会带领下,实现部分或整体上市。

与此同时,新京报记者发现,森工总局有一家全资控股公司——中国龙江森工(集团)总公司,投资了十余家公司,其中多家与旅游相关。

双方业务存重叠

官网资料显示,阳光度假村前身为创建于1996年的中国首家滑雪度假村“风车山庄”。

2007年5月10日,新濠中国度假有限公司(MCR)接手管理亚布力风车山庄,并更名为阳光度假村。不过,接手后的MCR盈利情况并不乐观。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2009年年报显示,到2009年12月31日,MCR在中国的一个大型度假村项目年内开幕,但继续亏损。

2010年,中诚信集团成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控股股东,并将MCR正式更名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在2014年的媒体采访中,毛振华透露,亚布力项目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分钱的回报,每年还要亏钱,毛振华说:“不是很值,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但是我还是很愿意这么做,觉得还蛮喜欢。”

而在最近流传出的视频中,毛振华也称:“这个地方我来了8年,我分文未取,每年投资一个多亿。”视频中同时出现的还有毛振华对亚管会的控诉。

亚管会是怎样一个机构?亚布力林业局网站介绍了“亚管会”设立的过程。2009年7月2日,黑龙江省政府第二十七次常务会议确定,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交由森工总局管理。2011年4月28日,省编委下发《关于组建省政府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的通知》,成立了省政府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委托森工总局管理,发挥管理与服务的职能。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网站显示,目前的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为省森工总局局长王敬先,副主任分别来自省体育局、省旅游委、尚志市委等,亚管会设5个正处级内设机构。

按照公开的资料,阳光度假村与森工总局下属公司业务存在重叠。按照天眼查公布的信息,由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100%持股的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投资了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原为“黑龙江亚雪旅游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按照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网站的介绍,亚雪旅游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设4家公司实体,包括旅游经营公司、旅游运输公司、旅游建筑公司和雪亚旅行社。

此外,黑龙江森工总局介绍称,2013年9月26日,由亚布力林业局投资的亚布力林业滑雪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运营,从事组织、承接旅游滑雪、餐饮住宿、会议会展、商务旅游等业务,公司的成立将使亚布力景区与旅行社、游客的沟通更加便利有效。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官网显示,总局下辖40个林业局,其中包括亚布力林业局。天眼查信息显示,黑龙江省亚布力林业滑雪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由黑龙江省亚布力林业局全资持有。

龙江森工投资十余家公司

“按照省政府的战略意图,管委会的职能在于加强对整个景区的监管,为景区的企业提供服务,但是省委的意图在转型过程中被扭曲了,一方面政府的职能没有履行到位,办事有时找不到对应的部门,另一方面,政府反而开始搞经营。”一位在亚布力有投资的知情人士介绍,管委会下辖多个企业,这些企业和景区其他企业存在竞争的关系。

不过,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在对“亚管会”近3年的工作回顾中称,对度假区内的国有资产实行“一体”经营,对民有资产实行“联盟”经营,对区域周边旅游主体(39家农家乐、林家乐)实行“协会”经营,基本解决了以往管理混乱、恶性竞争、经营无序局面。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在亚布力权力有多大?

森工总局官网介绍称,黑龙江森工林区管理体制经历了四次大的变动。其中,1991年10月,根据国务院国发[1991]71号文件要求,东北、内蒙古四大森工同时被列入国家第一批57户试点企业集团,成立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和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1995年11月,中国龙江森工集团和中国龙江森工(集团)总公司挂牌,保留省森工总局,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统管全省森工系统工作。

记者看到,从功能上看,森工总局现有三项职能,除了作为森工重点国有林区的省级林业主管部门,自行管理所辖林区的行政工作、履行地市级政府职能外,多年来已逐渐形成了营林产业、木材生产、林产工业、种植养殖业、森林食品、北药产业、森林生态旅游和清洁能源业八大产业,具有林业产业管理和企业运营功能。

按照天眼查公布的信息,由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100%持股的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共投资了十余家企业,涉及行业覆盖食品、金融、木业、旅游、广电传媒等领域。工商资料显示这些公司都设立在黑龙江当地。这十余家企业包括黑龙江黑森绿色食品(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森工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森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黑龙江森工平山神鹿滑雪场有限公司等。

其中,与亚布力相关的企业为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的资料,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旗下有黑龙江亚雪宾馆有限公司、黑龙江省龙林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等子公司

亚布力挣钱吗?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亚布力风景区主要经营实体为亚雪旅游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下设旅游经营公司、旅游运输公司、旅游建筑公司和雪亚旅行社四大实体。

天眼查披露的工商资料显示,亚雪旅游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现已更名为“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由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龙江森工)全资控股。同时,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则是龙江森工背后的唯一股东。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亚布力管委会代管方,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现行政企合一管理体制,龙江森工属于一套班子,两块招牌。

根据森工总局发布的数据,亚布力管委会成立后,拉动区域经济快速发展。

根据森工总局发布的数据,亚布力风景区2014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37.3万人次,同比增加102%,实现综合收入2.5亿元,同比增加89%;2015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57.6万人次,同比增加54%,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8亿元,同比增加52%;2016年累计接待游客108.4万人次,同比增长88%,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7亿元,同比增加51.4%。

在上述报告中,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称,将进一步整合旅游资源资产,突出顶层设计,强化政府行为……实现优势资源、优势资产整合,强化生态资源保护,巩固提升税收,扩大资本总量,“实现部分或整体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龙江森工是国家首批57户大型企业集团之一,是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和森林工业集团,以采伐作为主业。2014年,黑龙江出台木材全面禁伐令。龙江森工随即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危机”之下,龙江森工开始了转型“自救”之路。

2016年11月2日,黑龙江森工集团与上市公司天邦股份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在龙江森工集团所属林区建设年产千万头生猪养殖项目。

森工集团发力的另一个重点为旅游业。今年9月,森工集团与中国林业集团公司就加快发展森林旅游产业项目,在北京举行了战略合作暨项目投资协议签订仪式,拟合作资金额度为200亿元,双方将创新“旅游+林业”的模式。

目前,黑龙江省有意将森工集团推入资本市场。今年2月27日,黑龙江本地媒体报道称,黑龙江省日前召开全省森工工作会议,会议提出黑龙江省森工产业要加速与资本市场对接,全力推动旅游企业、森林食品企业上市,推进森工集团借壳哈慈股份(股代码“400044”)上市。

亚布力投资、经营、管理三位一体

亚布力曾是中国知名企业家聚会和青睐的地方,据业内人士通过2014-2015年雪期的调研,我国目前只有235座滑雪场,其中黑龙江省最多,共计34座。黑龙江省2017年社科研究规划项目基金下的一篇题为《黑龙江省滑雪产业潜优势开发研究》的论文探讨了亚布力滑雪产业的现状和问题,这篇论文由哈尔滨体育学院副教授张宏宇撰写。

该文章称,近年来,亚布力经过几次大型的投入,在硬件设施和基础条件上已经达到欧洲和韩日大型滑雪场的标准,但在与同业竞争中,吉林长白山万科、万达集团,以及河北崇礼滑雪旅游度假区以其在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上的领先,致使亚布力的资源优势无从发挥。

张宏宇把对亚布力开发的阻力归结为体制原因。他认为,自亚布力开发滑雪旅游以来,政府投资始终是亚布力的投资主体,投资、经营、管理三位一体的体制致使亚布力滑雪旅游市场始终无法形成高效的市场竞争力,政府越位造成市场缺位,民间资本不能成为市场主体。而政府屡次三番的持续投入又形成了恶性循环,导致国资在亚布力市场中的比例越来越大,愈发加大了民间资本注入的阻力。

事实上,国资从事旅游服务业具有先天不足的特征,其很难按市场规律经营。所以,与河北、吉林等以民营资本为主的滑雪旅游市场相比,亚布力滑雪旅游软实力明显不足,主要表现在市场监管不力、服务水平落后。(来源新京报)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官微:东北振兴实在经不起营商口碑的滑坡了

黑龙江就“毛振华反映亚布力管委会侵权”展开调查。真相尚待明辨,但有些共识早已明确:无诚信不法治就没有合作。东北振兴,已是过坎爬坡,实在经不起营商口碑的滑坡了。营商环境比金子更珍贵,保护合法权益,破除“开门招商,关门打狗”,“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论调,才能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