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最穷主持人 甘于清贫的柴静繁华深处的雪莲!

作为央视主持人的一举一动历来都是热议的焦点。日前,微博上流传着这样的一个帖子,称央视主持人兼记者柴静至今未在北京买房,“十多年一直住在原来租的房子里,是公认的央视最穷主持人。”帖子夸奖柴静甘于清贫,是繁华深处盛开的雪莲。昨日,柴静在个人博客上回应了“央视最穷主持人”的传闻。柴静所有的“央视最穷主持人”又是否属实?

央视最穷主持人
央视最穷主持人

溢美之词,不敢领受。”文中柴静也强调,本来这类私事犯不着说明解释,“但这种"最"字描述本不客观,一再传播,本质上是拿来与别人作比,很有"抑人扬己"之嫌,对我的同事们更不公平。”

柴静表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个人隐私,“我按我自己舒服的方式活着。这事跟能力和道德都没关系,没什么可自惭,也没什么可自得的,更谈不上"甘于清贫"。

近日,一向低调的柴静在大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柴静说,我是“火柴的柴,安静的静”。一众女记者真诚发问:“怎样才能像你那样发现新闻?”“你那些精彩的新闻是怎样做出来的?”这时的柴静,给人的感觉并不是激烈的“火柴”,而是一种沉淀过的“安静”,她说:“站在最近的地方,你就能‘看见’新闻……”不过,她却是公认的央视最穷的主持人———她至今没有在北京买房,这十多年一直住在原来租的房子里。

记者问:“这些年,你一直住在租的房子,也不买车,是甘于清贫吗?”柴静好像不知道怎么答,想了很久,把手里的餐巾纸撕成一片片:“我很怕这沦为一个符号化的东西。其实我并不高尚,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和财富,并不能给我带来安全感。有时想想,这里面是空的,是不可依靠的。大部分时候,我更看重生命本身,它才是真的,它饱满像果实。而有些东西是空的,我从里面体会不到任何幸福。”“你没有功利心吗?”“我没有‘攻’的心,只有‘守’的心。”

简单地总结,柴静认为钱这东西跟能力、跟道德都没多大关系,只要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够生活了,就很好。柴静的朋友都曾接到邀请柴静出面的饭局、晚会、活动。大家知趣,从不跟柴静提,在电话里推了。作为公众人物,柴静有机会成为有钱人,但至少到现在为止,朋友没看到她接过任何这类活动。

“她对金钱没有概念?”《看见》栏目的编导范铭是柴静10年的闺蜜,范铭说:“这个解释很肤浅。我理解她是太爱惜自己的羽毛。她每天事情那么多,要读书、看电影、旅游。但生命时间又那么短,她要合理分配。我理解,她只做自己内心深处认可的事,这是基于一种价值观的判断。”

生活中,柴静柔软,没有方向感,极爱丢东西:手机,钱包,笔记本,纸。有时和友人一起喝咖啡,她抢着埋单,一掏兜,发现忘带钱包了。“她生活和工作是两个状态,上节目她头脑清楚,算账特别快,每次讨论选题,能以环环相扣的强大理性说服他人。可一到生活,她自理能力差。所以大家喜欢保护她,宠着她。”范铭说。

几年前,央视著名制片人陈虻说:“柴静离一个伟大记者的标准,还差一点儿‘宽容’。”“宽容是什么?”柴静问。“宽容的基础是理解。”难怪有人说:“央视十年,柴静的变化不是颠覆式的,是成长式的,在《看见》,她变得更宽厚了。”一年365天有200多天在全国各地出差。柴静没有时间恋爱,没有时间约会,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朋友们简单3个字概括柴静:行动者。每年,她帮张立宪做《读库》读者年终活动;崔永元《我的抗战》现场,她主持;休息时,和周云蓬对谈诗歌和音乐……一堆朋友聚会,男人们喝多了,吐得一片狼藉,柴静在一旁拿着扫把、墩布默默收场。柴静的母亲说她:“小心以后有了孩子,溺爱孩子。”

早年,柴静喜欢戴藏饰,这些年不戴了。录节目,制片人看她脖子太空,勒令戴一条项链。她选“小小”的那条。有节目需要,她才化妆,生活中,素面朝天。甘于清贫的柴静,是繁华深处那朵盛开的雪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