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系怎么了 海航系股票利好之下为何集体下跌

股城网注:截至今天,海航旗下有6只股票停牌了。而没有停牌的,股价也出现集体下跌。海航系怎么了?目前海航方面并没有披露更多的信息。

undefined
海航集团

遭遇股价异常跌停的当晚,海航基础紧急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至此,在“海航系”旗下10家A股公司中,已有6家处于停牌状态。关于旗下多达6家公司停牌,海航方面回应上证报记者称,集团下属各参控股上市公司分别基于自身战略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向交易所先后申请停牌。在停牌期间,上市公司根据监管规则及时披露事项进展,一切信息以上市公司在各信息披露法定媒体刊登的公告为准。截至目前,海航集团财务状况良好,与境内外各大金融机构合作一切正常且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1月22日上午开盘后不久,在已有5家公司停牌的情况下,“海航系”旗下3家A股公司海航创新、海越股份、海航基础股价突然快速下跌,并齐齐“躺在”跌停板上。至收盘,海航基础、海越股份以跌停报收,海航创新收跌9.75%。在成交量方面,海航创新、海越股份均放出近期巨量,成交额分别为1.43亿元和1.39亿元。

海越股份盘后龙虎榜显示,申万宏源上海闵行区碧江路营业部位列卖出榜首位,卖出金额为3526.04万元,占当日卖出总金额的25.28%。长江证券总部营业部出现在买入榜首位,买入金额为1329.04万元,占买入总金额的9.53%。

此外,“海航系”旗下另两家还在交易的A股上市公司海航投资、东北电气,其股价在当日也出现较大跌幅,截至收盘时分别下跌3.38%、3.85%。

对于为何出现股价集体下跌的情况,海航创新、海越股份、海航基础等公司并未在公告中予以披露。

而在此前不久,“海航系”旗下部分公司曾发布了股东增持、预计盈利等公告。例如,海航基础2017年12月29日发布公告,公司股东海航实业拟计划自2017年12月29日起6个月内,通过上交所系统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不低于当前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0.2%、不超过当前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1%。海航投资则在今年1月18日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当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0万元至2500万元,同比增长102.3%至105.74%。

除上述5家公司外,“海航系”在A股的其他上市平台凯撒旅游、供销大集、海航控股、天海投资及渤海金控,均因重大事项等原因停牌。不过,重大事项究竟是何事,是否确定触及重大资产重组,上述5家公司均未给出明确答案。

海航基础在1月22日晚间宣布成为“海航系”旗下第6家停牌公司。公司在公告中称,收到控股股东海航基础控股函件,后者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因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经申请,公司股票自1月23日开市起停牌。

在未有明显利空,甚至公司还在频发利好的情况下,“海航系”旗下公司股价为何集体下挫?尽管目前海航方面并未披露更多信息,但相关公司的股权质押值得关注。根据中国结算数据,海航基础目前无限售股份质押数量为1.03亿股,有限售股份质押数量为21.37亿股,质押总笔数为31笔,质押股份数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7.32%。

在质押股份数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这一数据上,海越股份为26.63%,海航创新为28.79%,海航投资为21.67%,东北电气为13.26%。在已经停牌的公司中,海航控股、凯撒旅游、天海投资、渤海金控的这一数据分别为36.98%、58.28%、33.27%和60.43%。

在A股市场,海航集团堪称产业投资和产融结合的样板。

1990年,在民航总局计划司、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局计划处任职的陈峰,受海南省省长之聘,拿着政府给予的1000万元,受命组建海南航空。

短短二十余年后的今天,海航已经从“连一个飞机翅膀都买不起”的1000万元起家的航空公司,发展成为世界500强排名第183位的国际化金融控股集团。

2000年7月,国家民航总局开始部署以国航、南航、东航三巨头为中心的战略重组。这令海航备感焦虑。为了抢先发展,避免被三大巨头吞并,此后的两年中,海航沿袭了“融资、重组、再融资”的一贯手法,通过并购或重组,控股新华航空、山西航空、长安航空、金鹿公务机等8家公司,并开始通过并购、整合等方式涉足信托、证券等金融行业。

这些措施使海航一跃成为全国性的大型航空公司。

2003年,海航收购西安民生,开启了收购商业零售类公司的先河。因为商业零售业与航空旅游业在购物、机票、免税品等具有一定业务关联外,还能够为集团其它产品提供销售通路和客户资源。更为重要的,还在于商业零售类公司具有周期性弱、现金流稳定的特点,可以对整个集团发展起到平衡器的作用。

至此,海航贯彻这一理念,开始了组建跨产业金融控股集团之路。

2008年,伴随发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而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给海航提供了良好的投资环境,海航海外收购步伐开始大举加快,海航系触角开始伸向全球。这期间,海航的并购主要围绕航空、酒店和旅游的主业展开,并充分利用了次贷危机海外优质资产便宜,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机遇。

近年来海航的大局收购,更是如火如荼。然而,这些看似无章法的收购,却有其内在的逻辑。例如,酒店收购,海航的说法是“飞机飞到哪里,酒店就收购到哪里”;而旅游资产的收购,可整合、调动海航集团航空、酒店、旅行社等丰富资源,可提供覆盖“吃、住、行、游、购、娱”旅游六大要素的综合服务。

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海航系旗下航空公司16家,涵盖国内外市场,其中海南航空是全国性航空公司,航线较多,天津航空、西部航空、首都航空和大新华航空也都是比较大的地方性航空公司。跟国航、南航、东航一样,海航属于国内航空业第一阵营,也是其中唯一民营控股航空集团。

而海航系旗下的上市公司(A股和H股)也有十余家之多。

根据16年报,海航集团2016年度总收入1830亿元,按收入体量,约等于4.5个茅台,或者0.3个工商银行。收入由航运、机场、金融、物流等多个板块构成,其中金融板块收入最大,达到319亿元。

而这一系列版图的扩张,无疑需要巨额资金支持。除了使用自有资金之外,海航还不断布局金融板块,通过融资租赁、证券、信托、保险、期货、保理、小额贷款等产融结合,为进一步的并购发展、产融结合提供资金保障。然而,即便如此,仍旧无法满足海航的胃口。

坊间传言,资金业务市场几大未解之谜的其中之一,就是“海航到底要多少钱”。

而这次,海航的资金似乎真的有些捉襟见肘。此前一段时间,海航集团可能陷入流动难题的消息不断发酵。而这一点,也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处得到证实。

1月18日,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对路透社承认公司出现流动性难题,但他乐观认为,海航能够解决现金短缺问题,今年将继续获得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的支持。

陈峰告诉路透,流动性问题的存在,“是因为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并购,”尽管外部环境更具有挑战性,而且中国经济“从快速增长转向温和增长”,对海航获取新融资构成了冲击。

“美联储升息以及中国的去杠杆,导致很多中国企业在年底遭遇流动性短缺,”陈峰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将能够克服这些困难,继续持续和健康稳定地发展。”

海航高层亲口承认集团面临融资困难的情况实属罕见。近几周以来,资金市场都心照不宣地看出了海航集团的资金链难题。国内银行曾在不同场合都表达对于海航的担忧,因海航逾期未付部分债务,而且债务飙升推动该集团短期融资成本不断升高。

“我们的业务规模变得非常庞大,因此需要提高效率,”陈峰表示。“长期目标没有变化,仍然是要成为世界级企业,”他说。“2018年是我们的增效之年。”陈峰表示,金融机构持续提供支持,是因为海航集团资产和项目的质量。“我们在当地带来就业、税收和发展,”他说道。

陈峰称,由于挑战愈发严峻,期望海航集团一下子“完全掌控形势”是不切实际的。他称,消化集团收购和整合的业务“需要时间。”

“所以我们正在一步一步来。”陈峰表示。

在目前债券市场持续低迷,发债成本不断攀升的情况下,海航如何平稳走出困境,是否需要变卖资产缓解资金紧张的局面,仍有待观察。(股城网综合自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