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再曝乱象 大三女中了“做单”圈套欠下40多万

股城网注:校园贷再曝乱象!据报道,大三女生误信师兄“做单”赚钱方式,在借贷平台借款17多万元给对方。结果对方翻脸不认人,该女生惨被借贷平台要求返还44万元。

校园贷再曝乱象
校园贷再曝乱象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随着监管层的明令禁止,“校园贷”已经趋于沉寂。然而,早前“校园贷”乱象的后续影响至今还在持续。青岛一名大学生因为陷入“做单”贷款陷阱,如今欠债四十多万元却无力偿还。

“昨天高利贷的人已经找到我家门上了,找我爸妈要钱,然后就一直逼我……”

小王是青岛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提起自己的遭遇,小王便泪流不止。这件事还要从2016年说起,当时在室友的介绍下,小王认识了同校师哥小郑,并得知一种名叫“做单”的赚钱方式,“就是说从APP平台上借款,借出来之后直接转给他,都是由他来还,一千块钱的报酬。”

一听不用自己还贷,还有报酬可以拿。小王没考虑多久,便答应了小郑的请求。2016年5月,小王以自己的身份信息在一个名叫“名校贷”的借款平台上,借款2万2千元。随后,她便把钱打给了小郑,自己也拿到了相应的报酬。在之后时间里,贷款也确实都是由小郑偿还的,直到2017年7月份,事情发生了变化。

“他说名校贷出现了一些问题,要还全款,所以让我们再注册别的平台。”小王告诉记者,当时小郑的意思是“名校贷”平台剩余款项必须一下还清,但自己手里并没有现钱,所以需要她从别的平台借款,补上这个窟窿。

由于小郑态度很诚恳,而且小王也担心自己的信誉受到影响,无奈便答应了小郑的请求,又从“快贷”借贷平台上借款3000元。与此同时,小郑向小王提出了正式的工作邀请。

小王:“他说去他们公司做兼职,把他的营业执照、身份信息什么的都发给我了。”

有实体公司,还有营业执照,并且从事的工作也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每借成一笔,自己便能够得到五六百元的报酬。这对于还是大学生的小王来说诱惑很大,她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从2017年7月底至今,小王共在40多个借款平台上借款,总额高达17多万元,加上利息共44万元。而问题就在今年9月份,由于所借款项过多,小郑方面无法及时偿还,便让小王去济南清帐。

小王说:“清帐的意思就是把我现在所有的债务,让那家清帐公司出钱还了,只欠清帐公司的钱。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清帐公司告诉我,这是操纵学生挣钱,告诉我被骗了。”

清帐公司的一番话,让小王彻底起了疑心,立马打电话给小郑,然而对方的答复,却让她大吃一惊。“他承认这个事情,但是他只承认是我借给他钱,并不承认是他操作我从这些平台上借钱,并不承认利息这些问题。”小王说。

面对对方的翻脸不认人,小王彻底慌了神。这个时候的她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而之后想要再联系对方,手机却始终无法打通。

随后,记者咨询了山东亚和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胜帅。

刘律师表示:“如果王小姐向APP借款,她能够提供包括微信聊天记录在内的证据能够证明她是接受郑先生的委托代为借款的。王小姐和郑先生之间形成的是一个委托合同关系,APP借款平台可以选择向王小姐或者是郑先生主张上述借款。”

另外,律师还表示如果APP借款平台继续选择向小王主张上述借款,那么小王在偿还上述借款之后,可以依据双方的委托合同,向小郑追偿。(来源中国网财经)

相关新闻:

监管趋严,现金贷江湖面临洗牌

现金贷江湖向来波诡云谲,一边是众多借款人被欲望裹挟,越借越多,以贷养贷,陷入深渊。另一边,则是资本狂欢,市场野蛮生长,网贷平台不断创造财富神话。

今年10月18日,靠做“校园贷”起家的趣店集团在美上市,市值突破百亿美元,也由此再次掀起对现金贷的舆论风暴——把高利率贷款借给了消费水平超过其消费能力的低收入群体的商业模式,被视为“原罪太重”。

争议并未阻碍资本扩张的脚步。

11月10日,美国东部时间9点30分,张俊、顾少丰、李铁铮、胡宏辉四位创始人齐齐到场,带着拍拍贷在纽交所敲了钟。开盘价定格在了13.4美元上,相比于13美元的发行价,略微上涨4%,市值达到42.34亿美元。

现金贷的火爆也埋下了风险的种子,南都记者注意到,有关部门对现金贷业务的监管正在趋严。

事实上,早在2016年,银监会就联合教育部发文,要求加大校园贷的监管整治力度,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

2017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持续推进网络借贷平台(P2P)风险专项整治,督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加强整改,适时采取关、停、并、转等措施。

同时,银监会2017年立法工作范围内的《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已在内部征求意见,该文件由银监会普惠金融部、法规部负责拟定。

在银监会首次点名清理整顿现金贷后,10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公开表示,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要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完善法律法规框架,创新监管方法,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落实“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的基本要求。

此外,由央行牵头、多部门共同参与的监管新规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除了36%利率上限和禁止暴力催收外,此次监管还将从资金、牌照等多方面严控现金贷。

而在地方层面,已有多地金融办向现金贷“亮剑”。

重庆、宁波等地区金融办近日已开始对辖区内的小额贷款公司现金贷业务或者现金贷平台进行摸底调查,防范行业风险,让行业更有序发展;11月10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全国首个防范电信网络诈骗指引——《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防范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活动指引》,对蔓延到网络借贷领域的电信网络诈骗行为予以严厉打击。

监管新政呼之欲出,现金贷市场正面临重新洗牌。(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