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拟更名 乐视网更名后有哪些变化?

股城网注:据最新公告,乐视网拟更名为“新乐视”,股票交易代码没有变更。乐视网拟更名后,除了“去贾跃亭化”,在呈现给外界的内容上也会有很大变化。

乐视网拟更名
乐视网拟更名为新乐视

贾跃亭彻底退出乐视网(300104)管理层之后,乐视网加速与贾跃亭划清界限的进程。在人事、业务与资金都作出切割以后,9月27日晚间,乐视网正式公告,拟更名“新乐视”,力图与贾跃亭的“老乐视”彻底决裂。

乐视网9月27日晚间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中文名称变更前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至于“新乐视”的“新”体现在哪里,一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的乐视网内部人士表示,不论是从背后的“新东家”,还是自身的业务模式,新乐视都将有很大的变化。

渐进去贾跃亭

今年7月6日晚间,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这样贾跃亭彻底从乐视网管理层退出。此后贾跃亭离境未归,乐视网也加速与贾跃亭撇清关系。

在人事层面,原有乐视系贾跃亭的老部下悉数被清理,取而代之是孙宏斌的融创系与此前已经“投诚”的乐视高管,占据乐视网主要职位。

7月17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孙宏斌、梁军与张昭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孙宏斌从事实上成功控盘乐视网。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发送了6封全员邮件,新任命了11位高管。其中,梁军任命刘淑青为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尤其值得关注。此前,融创系代表刘淑青此前虽然是乐视网的非独立董事,但是一直没有任何实质职务。这次任命刘淑青成为公司高级副总裁,而且分管公司内部人力、法务、财务与行政多项要务,相当于让刘淑青坐上了乐视网内部“大管家”之位。

在业务层面,在孙宏斌入主后,他多次用“新乐视”代替乐视网。

在8月17日孙宏斌召开的乐视网高管闭门会上,乐视网制定了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于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彼时孙宏斌的设想,“新乐视”应该是一家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的企业

更名公告则显示,乐视网经过2017年上半年的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内容战略,并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公司确定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

而引发乐视一系列危机的资金层面,乐视网的“去贾跃亭化”也相当彻底。

这边,贾跃亭与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枢”乐视控股的多项资产股权均告冻结

另一边的乐视网,则在8月29日的半年报中提示九大风险,并且首次提及应收账款回收风险。截至今年6月30日,乐视网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95.42亿元,其中51.85%来自关联方的应收账款,而关联方主要就是贾跃亭目前仍掌控的乐视非上市体系部分。

为解决这部分关联方的应收账款问题,乐视网接受了贾跃亭以资抵债的还款方式。9月2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将以不超过30亿元收购乐视金融

乐视网拟更名后会如何?

在更名后,“新乐视”会成为什么样,是不少人最为关心的问题。

自然,资金问题和已有的合同,不会随着乐视网的更名而消失。乐视网表示,公司名称变更后,公司法律主体未发生变化。公司名称变更前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展的合作继续有效,签署的合同不受名称变更的影响,仍将按约定的内容履行。

不过,“新乐视”在去掉“乐视网”的名称后,除了“去贾跃亭化”,在呈现给外界的内容上也会有很大变化。一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的乐视网内部人士就表示,在张昭主管的乐视原创内容层面短期难有起色的情况下,“新乐视”会选择更多地与外部内容供应商合作,目前会将自身更多精力放在电视等硬件领域。

9月27日,芒果TV也正式加入乐视超级电视Open Eco战略,新乐视在宣传中这样描述两者的合作:“芒果TV携手新乐视,共创大屏生态价值!”

对话 梁军眼中的孙宏斌和贾跃亭

梁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谈到了他与现有团队、贾跃亭的过往以及与孙宏斌的配合。

新京报:你和孙宏斌、张昭怎么配合?

梁军:孙总是董事长,相当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其实希望能提供相对宽松的环境,他的管理氛围是画个大道你们自己往前跑。他不是泡在乐视,他更多的是放权,给我们描绘未来。比如我们做家庭,融创是造房子的,未来他的资源可以从某种方式为乐视上市体系所利用。

但在战略方面,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要跟他讨论。他作为整个新乐视体系的董事长,帮我们解决战略、宏观思想。我觉得既有董事会的讨论,又有管理层的讨论,管理上变得更加清晰简单。

张昭在内容上有相当强的经验,这其实恰恰是我的弱势,跟张昭配合就行,把乐视的优势传递到对电视业务的支撑。孙总收购万达以后,我们又有了新的想象空间,万达属于线下资产,跟我们倡导的家庭娱乐有很大的延伸价值。

新京报:听说乐视电视负责人之前去跟贾跃亭汇报工作,一个电视外壳好看但是贵,另一个没那么好但是便宜,贾跃亭反问说,“钱是你考虑的问题吗,这是我考虑的问题,你负责把事情做好”。贾跃亭是把成本放到其他因素之后的人吗?

梁军:这句话要看放在什么场景下来思考,在电视业刚开始的时候要小心谨慎,否则可能没办法突破电视行业30多年积累下来的铁律。冲击市场的时候要用尖刀,站稳脚跟后四周都要看,不能只看一边。当我们有一定影响力,周边很多人竞争的时候,一个产品的成功不仅仅是做好产品和控制成本,它是综合的。苹果上千亿美金的公司,成本上该压的时候一点不手软。(综合自证券时报、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