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ICO怪象:发起人不少来自邮币卡圈

【拆解ICO怪象】怪现象一:明目张胆自称做资金盘;怪现象二:进投资群先交1万“进群费”;怪现象三:中国平台注册在海外;怪现象四:发起人不少来自邮币卡圈;怪现象五:项目白皮书互相抄袭;怪现象六:创业板公司高管也有参与;怪现象七:超额融资屡见不鲜。

拆解ICO怪象
拆解ICO怪象

“你以为‘韭菜’们不知道这是场赌博游戏吗?其实他们只是在赌代币不会最后烂在自己手上,”一位数字货币圈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对于ICO(首次代表发行,一种通过发行代币的方式进行众筹融资的行为)市场非理性的现象,其实监管部门也早有察觉。澎湃新闻了解到,之前也有国内大型比特币交易所想要推进ICO业务,包括成立基金投资ICO,以及搭建平台做第三方评估,但是早在央行出手叫停ICO之前,就被央行叫过去单独训话:“不停掉,只能铁窗见。”

据称,这番训话非常严厉,这位比特币交易所创始人回去之后不久,之前推广宣传的ICO业务平台也就销声匿迹了。

在ICO这个发行代币融资的圈内,存在三种人设:第一种是ICO项目发起方,主要是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研究出一份白皮书,然后给投资者看,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并发放代币给投资者;第二种是交易平台,承担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信息中介和资金撮合方,项目在一级市场完成众筹发放代币后,约定一定的锁定期,可以去二级市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第三种是投资人,初期是一些币圈(数字货币圈)人士,后期随着很多知名天使投资人比如薛蛮子的入场,很多“大爷大妈”也“跑步进场”。

在这个ICO圈里,存在的怪现象不胜枚举,下面澎湃新闻为你拆解一二。

明目张胆自称做资金盘

一位币圈人士表示,一个吊诡的现象是,在ICO风头正盛之时,有项目发起人在众筹完成后,跟投资者表示要晚点上交易所,原因竟然是“帮忙做资金盘的团队接了别的活,目测要几天后才能上二级市场,”对于这么明目张胆说自己有人坐庄操盘的陈述,投资者们居然还表示认可。

“资金盘”是怎么做的呢?就是在ICO项目发放的代币在二级市场开始交易时,与项目方约定好,拿自己手中的代币(一般项目方会预留20%-50%的代币在自己手中)操盘,先高价买入拉升,然后高位套现,收割“韭菜”。

“韭菜也不单纯啊,都知道这么个套路,但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是最终被收割的那拨,”上述币圈人士表示。

进投资群先交1万“进群费”

某位自称“比特币首富”的业界大佬,在圈内是个神话,老师出身,后来还创立ICO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平台,自己发起了众多ICO项目。

一位资深ICO圈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上述这位业界大佬“收割韭菜”有自己的一招:他不拉微信群,却拉了数十个支付宝群,因为支付宝有功能,可以进群先缴纳一定的金额,他定的是1万的门槛,“这可能是他自己的合格投资者制度吧。”随后,这位大佬会在群里科普投资经验和知识,并顺势推荐自己的ICO项目,让大家参投。

“这些人能交1万元进群费,那起码得投资个20-30万元吧,他这算是收割了两拨‘韭菜’,”这位ICO圈内人士表示。

“口才很好,所以很多人都很信他的话,”另一位与上述大佬有来往的人士表示。

中国平台注册在海外

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市金融办(局),发布了《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99号),点名了60家ICO平台名单,其中15家都显示“运营主体不明”,其中就包括币圈知名人士李笑来的ICOINFO这个一级市场撮合平台。

60家ICO平台名单在该网站被监管部门要求停止ICO项目之前,澎湃新闻曾经咨询客服,客服表示该网站运营实体没有中文名。

一位圈内人士表示,这有两种情况,很多ICO网站都设在国外来规避国内的监管,或者在国内根本没有网站ICP备案(即通信管理部门向网络内容服务商核发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但这些平台的大部分交易内容还是国内的ICO项目,国外的占少数。

发起人不少来自邮币卡圈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一开始发起ICO项目的,都是“币圈人士”,就是以前通过比特币起家的一拨人,后来经过李笑来和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人的推广,越来越多行外人士涌现,不少就是各种区块链大会的听众,可能了解到区块链概念后一知半解,就找人写白皮书,找人做资金盘,拿一个项目来忽悠人。李笑来是薛蛮子进入ICO的“领路人”。薛蛮子先后投资了数十个ICO项目,包括让人啼笑皆非的“马勒戈币”。

李笑来和薛蛮子的合影这些人,有些是创投圈屡次失败者,也有些是以前做邮币卡、传销的。一般来说演讲能力比较强,也拿着一份白皮书在各地做了路演。

“当我听到有个项目叫‘颜值链’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市场一定是疯了,”上述人士表示。

“颜值链”项目信息显示,这是“全球第一条结合实体产业应用的公有链”,“是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专注于美容行业资产数字化服务平台,该平台采用智能合约机制,并通过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溯源性以及信息不可篡改等功能,针对美容行业构建的一个通用的数字资产ICO公有链。”

项目信息称,要实现人才上链、机构上链、求美者上链,“清除伪专家,清除不合规机构,解放求美者,让求美者在颜值链的平台上找到适合自己项目的美容专家(或美容师)和能满足项目配套的美容机构。”

项目白皮书互相抄袭

澎湃新闻从巴比特网站上,看到一个名为BOTTOS(铂链)的项目评级报告称,BOTTOS项目的白皮书与和《量子链白皮书:价值传输协议及去中心化应用平台》的文章结构和文字描述有极大的相似,粗略估计相似度超过40%。该报告总结称:“在国内,能够自建公链的没有几个团队。从借鉴量子链白皮书的行为来看,BOTTOS似乎还没有那金刚钻来揽下这个瓷器活。”

文中列举的抄袭章节量子链也是国内最早ICO的项目之一,众筹价仅2元,但后期涨幅超过65倍,被ICO圈热捧,薛蛮子也是其投资人和战略顾问。

铂链原本预计9月1日开始ICO,但后来遇上了监管“一刀切”,就再也没有ICO的消息了。

创业板公司高管也有参与

一般来说,一个ICO项目的发起人,会把自己说成是“区块链狂热者、比特币信徒”,澎湃新闻发现,除了极客之外,上市公司高管也有参与。比如“分太链”项目,它的目标是“将金融产品发行成数字资产,使其更安全、更容易地进行转让交易,从而解决目前国内金融产品普遍存在的流动性难题”,初期主要以流动性低、到期日久的PE/VC类产品为主,在区块链上进行确权登记,然后将其发行成数字资产,对此类数字资产感兴趣的投资人,即可在链上完成交易,并在金融产品到期时获得相应比例的收益分配,如果期间对应的金融产品有分红,则按照该比例分配该分红至各数字资产所有者。

澎湃新闻无法判断该项目是否成功,但项目团队还是大有来头的。其创始人、总设计师赵小方原先任职于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另外两位创始人、金融战略顾问则来自创业板上市公司乾照光电(300102),分别是乾照光电的第一大股东、原董事长王维勇和副董事长商敬军。该项目已经达成5000个比特币的众筹目标。

超额融资屡见不鲜

澎湃新闻在项目信息展示网站ICOGOGO上发现,有个叫做DLC的项目目标融资金额是60个比特币,按照比特币当前3万元左右的价位计算,大约是180万元。但是该项目实际融资3031.52个比特币,融资金额折算成人民币已经近1亿元,融资额为原定计划的5052.53%。

这样超额融资的项目屡见不鲜,并且项目方并没有给出完整的财务计划。

而对这些项目进行审核的ICO平台并不打算制止。一位ICO平台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投资者想要给项目方这么多钱,他们也愿意收着,我们也没法拦。”

对于ICO平台的审核义务,也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吐槽:“平台就简单看看白皮书,上面也没有财务报表,项目方也不会做这个,想要落地的项目有时候也是遥遥无期,对项目发起人的尽职调查也不怎么做。就这样还要收5%的手续费,真的是太贵了。”

更无语的是,有时候ICO发起人、ICO项目展示平台和ICO货币交易所是同一人投资,比如李笑来的多重身份,最终就变成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虚拟货币游戏。(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

叫停代币发行是“早处置”经典

ICO从“暴富神话”到定性非法,从投资狂热到泡沫破灭,这样一个很多人看不懂但却甘愿参与其中,火的一塌糊涂的项目,也折射出人性的贪婪和巨大的风险黑洞。

据火币区块链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ICO的全球总投资额约为18亿美元,仅中国ICO投资额就接近26亿元人民币。

按ICO的设计初衷,原本ICO参与人和VC投资人一样,要经过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等待项目落地,才能享受权益。然而实际上,如今的ICO并非真正的ICO。央行相关人士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书,得出的结论是:90%的ICO项目涉嫌非法集资和主观故意诈骗,真正募集资金用作项目投资的ICO,其实连1%都不到。

目前很多ICO的受众除了认为这个东西可以挣钱之外,大都是对ICO、区块链、比特币等一无所知的民众,早就已经超越了风险投资这个圈层,一些不法分子很容易利用ICO来达到集资诈骗的目的。很多ICO项目尚停留在PPT阶段就匆匆募集资金,缺乏调研和可行性研究,失败的概率远远大于成功的可能,投机者要选择在失败消息传出来之前脱手,才能“博彩”赚钱。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ICO没有任何权威的第三方介入,资金风险巨大,跟股票市场的IPO备案、风险控制和信息披露制度都相距甚远,ICO信息是完全不对称的,对投资者严重不公平。

自8月下旬以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和上海区块链技术联盟等相继发布关于ICO风险的提示,称部分区块链应用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失败率高,标的流向难以监控,且存在通过ICO进行传销、诈骗等活动,可能涉及洗钱、非法集资等法律问题,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呼吁社会各方予以回避并加强监管。

因此,监管部门的及时出手非常必要,对于金融业来说,控制风险从来都是第一位的,特别是在金融科技扑面而来的今天,面对花样百出的新金融业态,也是对监管层的考验,如何把握创新和风险的平衡,对风险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该出手时一定不要犹豫,果断出手。(来源央视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