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再吹集结号?中国牛市几年一个轮回

股城网注:牛市再吹集结号?记者梳理发现,虽然机构没有明确给市场冠上“牛市”之名,不过,从具体的操作建议来看,几乎也多在看多阵营之中。

牛市再吹集结号
牛市再吹集结号

A股连续多日高位窄幅波动,又有人吹响牛市号角。

8月25日,一根大阳线拉动上证综指飙升1.83%,创下2017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沪指站上3300点大关。8月28日,沪指在券商股的集体发力下跳空高开,继续大涨0.93%。在最近的8个交易日里,沪指走出了7根阳线。

近期大盘的高位盘整,是蓄势待发还是后继乏力?

9月6日,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排除无谓的概念炒作,站在商业的立场,可以提出两个更加明确具体和相互联系的问题来展开讨论,一是,7年经济增速下行的底部是否已经可以确认?二是,股票市场是否已经转入牛市、至少是大级别的反弹?我个人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许都是肯定的。”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多家大型券商策略观点之后发现,短期内,看多后市的声音是主流。

经济基本面出现的6个新变化

高善文的“股市转牛”观点,总结来说就是,虽然不利因素仍然存在,但近来并未明显恶化,而且应该已经包含在了投资者对股价的预期中。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基本面出现的一些新变化,也有可能被吸收到投资者未来的决策考虑中。

这些新的变化包括六个方面。

一是全球广泛和同步的经济恢复和由此带来的中国出口的明显加速。实际上从数值估计看,这贡献了经济增速提升的相当部分。人民币此前对一揽子汇率的调整似乎也促进了贸易竞争力的提升。这一点在2016年三季度开始出现早期迹象,2017年初基本得到确认。

二是房地产存货去化接近完成。越来越多三四线城市的涨价和限购为此提供了生动的证据。这尚未转化为内需的强劲上升,但无疑降低了中期内的经济风险。目前这一前景也未必是共识,但出现的可能性显然在进一步上升。

三是产能过剩的明显改善。民营领域的市场化出清可能已经大体结束,国有领域由于供给侧改革正在加速变化(如果不是出清的话)。一年以来,企业价格和盈利的进一步发展与这样的判断是接近的。

四是通货紧缩的全面消除,以及由此带来的宏观杠杆率开始稳中有降。这伴随着企业盈利的回升,并降低了银行的坏账。

五是政府支出行为的正常化。实际上,2014年下半年需求滑坡的关键原因之一是财政整固和广义财政开支的大幅度下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这一冲击已经结束。

六是信贷和社会融资需求在2016年9月份前后开始企稳回升,以及与此相关的民间和制造业投资的积极变化。”

机构称A股估值还有上升空间

经济基本面的趋暖,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上市公司业绩的表现。在刚刚结束的中报季,A股上市公司中期盈利情况普遍好于市场预期。

国泰君安策略分析师李立君在研报中提出,中国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优质企业盈利复苏正在途中。

他说:“ROE(净资产收益率)回升是市场最为关注与兴奋的信号,其中周转率提升贡献为主,净利率提升为辅。目前来看,并未出现市场普遍担忧的上游对中下游的严重挤压。不论是财务费用或三费占营收比重来看,当前仍在下行过程未现明显冲击。虽然营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有下滑,但环比仍为正,符合我们先前对第二季度维持景气高点的判断。从行业视角,结构符合预期且有颇多亮点。”

而从估值角度来看,即使A股经历了近几个月的缓慢上涨,有观点认为A股的估值水平仍然存在上升空间。

野村中国股票研究部主管及大中华区首席股票策略师刘鸣镝在9月6日出席野村投资年会时就说:“A股跟全球大的经济体市场相比,跟印度、日本、美国比,估值我觉得也还是相对合理的。而且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比估值不合适,因为这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按全球大的经济体估值来比,按这个来比的话我觉得中国绝对还是有上升空间的。”

罕见的是,她还提到了“国家队”持股的比例,认为和国际市场比并不算高,完全可以持有更多。

她说:“我觉得大家可以关注中国的国有基金和政府基金,它在股市里的拥有度并不高,像日本政府基金有10%的股市拥有度,韩国是7%到8%,中国最近的数据也就是4%到5%,我觉得这个是可以往上走的。这其实是一个基石投资人,可以促进公司的监管、公司治理的提高,我觉得不属于干预,这属于有领导力。所以,如果这一块上去了,有一些现金流比较稳定的企业,估值还可以再增长。”

无论是企业业绩的好转,还是估值的提升,终将传导到股市的股价表现上。

高善文在8月26日、27日举办的“2017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时发表演讲,指出底部形成的时候,空方永远是多数派的,多方永远是胆战心惊的。主导性的空头绝大多数理由都是,市场还有一些负面因素没有解决,多头只能反驳这些负面力量之中,有一个或者两个比较主要的力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变化。但只要有一点,在很大程度上,就可以断定底部正在形成,等到气势如虹牛市中部的时候,多头的理由都出来了。

看多阵营

当然,高善文也提到了潜在的风险因素。

他在文章中写道:“目前的挑战在于,未来是否会有黑天鹅,从而再次改变经济运行的轨迹?潜在的风险点总是可以列出很多,从美联储缩表到朝核问题,从中美贸易战到恐怖袭击,从一线城市的房价到边界对峙。更加合理的做法似乎是:对预测未来心怀恐惧、对市场波动充满敬畏,在保持数据的密切追踪中,随时准备承认错误并改变看法。”

其他几家券商虽然没有明确给市场冠上“牛市”之名,不过,从具体的操作建议来看,几乎也多在看多阵营之中。

海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荀玉根在近期的报告中形容目前的市场是“上涨途中”,应该“维持多头”。

他认为,近期政策面持续温和,6月以来资金面持续平稳,10年期国债、国开债利率维持在3.6%、4.2%附近波动。基本面保持相对平稳,改革尤其是国企改革仍在不断推进。此外,从市场情绪指标看三大情绪指标处于中等水平,市场也没过热。2016年1月底以来,日成交量、日换手率(年化周平滑)高点分别为689亿股和381%,低点分别为190亿股和138%,目前分别为361亿股和217%,处于均值水平。目前,偏股混合型基金仓位81.7%,同样处于震荡市80%-85%的偏低水平。市场在经历了8月上旬的短期波折后,未来震荡市的向上波段仍将继续。从基本面和市场面来看,未来市场振幅有望向上拓宽,3300点不用恐高。

可见的是,沪深两市融资融券余额正在稳步攀升。

截至9月6日收盘,两融余额规模为9619.84亿元,其中,沪市5715.07亿元,深市3904.77亿元,总计实现8连升,站上9600亿元大关之上,且不断刷新2017年以来的新高。

这显示,融资客正在加码,资金进场的脚步无疑正在不断加速。

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德伦在近期报告中预测,十九大召开之前,市场维稳预期增强,出现大幅波动的风险较小。今年二季度,金融监管一度成为市场的主要矛盾,当前其对市场的影响也在逐渐减弱:8月证监会、银监会相继做出工作总结,分别提到“市场波幅明显收窄、运行稳定性增强”、“银行业‘脱实向虚’的势头得到遏制、同业业务收缩”。因此,短期内将出现一段较为安稳的窗口期,风险偏好仍将抬升。

操作不易

在操作层面,李少君对投资者的建议是,把握做多窗口期,配置主线在于盈利质量改善,以及第三季度业绩超预期。旺季价格确定性支撑,推荐周期品中的煤炭、钢铁、电解铝;消费品中的白酒,因为受益节假日提价与前期政策扰动淡化;盈利质量改善角度,推荐机械,包括专用设备、通用机械;市场关注度偏低的航运、旅游;盈利稳步提升的底仓品种银行、保险;旺季效应、成本压力回落、受益人民币升值带动弹性品种航空;以及估值业绩匹配的家电龙头、电子龙头。

王德伦的观点则透露出几分谨慎。他认为,最近的市场风格看上去百花齐放,实则操作不易,较难实现稳定的净值提升。交易高手可以提升风险偏好做交易,在快速轮动的板块中各施妙手辗转腾挪,但对于配置型选手或资金体量较大的管理人,建议放平心态,不需以最强的板块或指数为业绩对标,也不应将目光只聚焦在短期这段风险偏好提升的窗口,而更应基于年底的考核久期,适当均衡配置,在各板块中精选结构,抱紧龙头,即使短期未收获最大弹性,中期业绩也将更加坚实。

牛市几年一个轮回

1990年以来,A股已经经历了五次牛熊震荡周期。

股市一般划分成三种形态:牛市、熊市、震荡市,单边上涨定义为牛市,单边下跌定义为熊市,区间波动定义为震荡市。

A股经历了5轮牛熊震荡周期。

五轮牛市分别为1990/12-1993/2、1996/1-1997/5+1999/5-2001/6、2005/6-2007/10、2008/10-2009/8、2014/7-2015/6。

五轮熊市分别为1993/2-1994/7、2001/6-2002/1+2004/9-2005/6、2007/10/-2008/10、2011/4-2012/1、2015/6-2016/1。

五轮震荡市分别为1994/7-1996/1、1997/5-1999/5、2002/1-2004/9、2009/8-2011/4、2012/1-2014/7。(综合自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