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PK零钱通 马化腾频出手马云如何招架?

股城网注:余额宝PK零钱通,后半程的宝宝之路或将迎来与互联网巨头合作的模式转化。这意味着,接下来的货币基金之争主战场,已经彻底转移至互联网。

余额宝PK零钱通
余额宝PK零钱通

在“宝宝们”的后半程中,货币基金之争的主战场,或已彻底从金融业转移至互联网。

这一次,余额宝或许遇到了对手。

9月4日,部分微信用户收到了一条推送——《微信支付新功能——零钱通》。从介绍来看,零钱通功能与余额宝非常类似:用户可以将零钱通里的钱直接用于消费,例如转账、发红包、扫码支付、还信用卡等。同时,当资金放在零钱通里不被使用时,可以自动赚取收益。

在后余额宝时代,互联网巨头腾讯再度在“宝宝”领域出手,这一场互联网货币基金之争显然没有如大家想象的趋于结束。在年中财报季后,宝宝类市场的空间反而“水落石出”——天弘余额宝以赢者通吃的绝对状态,占据市场主要份额,坐收绝大红利。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互联网货币基金规模为5.3万亿,其中余额宝为1.43万亿。根据中基协公布的数据,同期国内100多家基金公司管理的4419只基金资产净值合计10.07万亿元。也就是说,仅天弘余额宝一只就占到14.20%。除此之外,同期国内115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合计2157.31亿元,天弘仅余额宝一产品就以215.10亿元净利润占比9.97%。

如此巨大的市场规模,恐怕也只有同级别的巨头腾讯才有望一试。况且,目前进场再合适不过。

随着监管趋严,虽然余额宝坐拥市场绝大份额,但收益却不断下降。8月份,天弘基金再度下调余额宝个人投资额度,从5月27日将额度从100万份下调至25万份,再到如今的10万份。在监管追问货基市场过于集中是否会产生流动性风险之时,天弘的退守打法,相当于给其他互联网货基以新的空间。

其实,微信支付本来也有匹敌余额宝的“理财通”,目前也有“余额+”的服务。所谓“余额+”是指账户余额将与持有最多的货币基金合并,成为新的“余额+”账户,所谓“不闲置一分钱”。

数据显示,该基金近7日年化为4.46%,高于同期余额宝4.05%。但使用“余额+”里面的零钱,需要提前输入一定额度,而且到账需要5分钟。因此,无论是T+1(资金到账是在交易日后一天)的理财通,还是T+5分钟的“余额+”,纵然在收益上略显优势,但是在余额宝“T+1秒”的速度和消费便利压力下,仍欠缺足够竞争力。

显然,“零钱通”的深层用意,即是对标余额宝“T+1秒”产品。

事实上,不止腾讯,包括百度、京东、甚至是第二梯队的苏宁都在研发各自的类“余额宝”服务。不过,随着上半场中热衷“凑热闹”的银行系宝宝的偃旗息鼓,后半程的宝宝之路或将迎来与互联网巨头合作的模式转化。这意味着,接下来的货币基金之争主战场,已经彻底从金融业转移至互联网。

不仅如此,基于国情的人口溢价也予以了巨头们更多想象空间。相较于2007年美国货币基金已经超过3万亿美元,中国人口基数和潜在投资者都大大超过美国,未来巨头们势必会在这一领域继续布局。(来源新京报)

【相关新闻】

马化腾频出奇招,马云如何招架?

阿里巴巴、腾讯是国内两大互联网巨头,在支付领域上,阿里有支付宝,腾讯有微信支付。众所周知,两者是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工具,这两者之间一直弥漫着无硝烟的战争。

大家可曾记得,微信钱包偷袭支付宝的经典之战。

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一鸣惊人,大家为了抢红包,绑定了无数张银行卡,被马云称为“偷袭珍珠港”。

那年除夕到初八,有超800万用户参与了红包活动,超过4000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红包活动最高峰是除夕夜,期间1分钟有2.5万个红包被领取,甚至造成了理财通“堵车”。由于抢红包需要绑定储蓄卡,微信支付新增银行卡绑定量激增。

对此,马云在其来往账号上留言:“几乎一夜之间,各界都认为支付宝体系会被微信红包全面超越。体验和产品是如何如何地好……确实厉害!此次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幸好春节很快过去,后面的日子还很长,但确实让我们教训深刻。”

马云后来谈到的,微信红包一夜之间起来,确实一度“打得我们满地找牙”。

同样的,马云也曾经向腾讯的社交领域挑战。

阿里的首款独立社交app当推“来往”。2013年9月23日,“来往”上线,主打熟人社交,除了语音、文字等基本的通讯功能之外,还支持阅后即焚。当时的阿里曾经放言称要在“三天内花掉1000万,全力推广来往”。除了邀请诸多KOL试用,马云也为“来往”站台,包括在“来往”上发布公开信,拍卖墨宝,甚至在“扎堆”里唱歌以吸引人气。

“来往”依旧被微信打得满地找牙。

在2016年的年底,支付宝悄然对公众开放“圈子”功能,其中“校园日记”、“白领日记”等几个圈子仅允许特定的女性用户发布内容,且发布的内容不乏露骨的照片、挑逗的言辞。这是支付宝又一次社交化的失败尝试,引起舆论不少的争议。

到了今天,依靠微信,腾讯在线下支付笔数领先支付宝很久。但金融服务上,腾讯跟阿里的蚂蚁金服还差很远。

而这一次腾讯推出“零钱通”,能否复制当年微信红包“偷袭珍珠港”的奇效?我们拭目以待。(来源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