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城区再扩围 临安终获批撤市设区

股城网注:杭州城区再扩围。据浙江省政府通知,杭州市辖区增加至10个,面积猛增至约8000平方公里。有分析指出,此次调整对杭州大都市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杭州城区再扩围
杭州城区再扩围

在富阳撤市设区两年多之后,临安也终获批撤市设区,杭州的市辖区由此达到了10个。

8月11日,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调整杭州市部分行政区划的通知》,根据国务院复函精神,浙江省政府决定撤销县级临安市,设立杭州市临安区,以原临安市的行政区域为临安区的行政区域。

在此次调整前,杭州市辖9个区、2个县级市和2个县,其中市区面积为4876平方公里。在临安成为第十个区后,杭州市区面积猛增至约8000平方公里,几乎占杭州全市总面积16596平方公里的一半。

有分析指出,富阳、临安先后改区,有利于缓解杭州市区空间的不足、减少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对杭州大都市区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信息经济引领转型

近几年,在信息经济的引领之下,杭州经济表现颇为亮眼。

杭州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689亿元、增长8.1%,高于全国1.2个百分点,增速与一季度持平。

杭州经济的主要增长动力来自三产。数据显示,上半年,杭州市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3534亿元,劲增11.2%。数字内容、云计算大数据软件与信息服务等信息经济的转型引领作用进一步凸显。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杭州信息经济的增加值年均增长超过20%,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尽管今年上半年全市经济增速有所回落,但信息经济增长持续亮眼,上半年全市信息经济实现增加值1409亿元,增长22.5%,占地区生产总值24.8%。

近年来,随着海康威视、士兰微等一批电子信息领域龙头企业的崛起,信息经济持续提供强劲动力,杭州上半年的信息经济确实“不辱使命”: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数字内容、计算与大数据软件与信息服务等“先行军”保持优异成绩,分别以44.9%、44.1%、32.5%、29.9%和28.1%的增速持续“领航”。

浙江大学公共服务与绩效评估研究中心主任胡税根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杭州这几年主要是抓住信息经济的新动能,主打智慧经济、智慧产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展现出了自己的新亮点。

在信息经济的引领下,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医药制造业等先进制造业持续快速发展。上半年杭州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均增长11.9%,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快速发展,分别增长22.2%和22%。

正视自身不足

自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以来,在外人眼中,杭州备受宠爱。

一位曾参与《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编制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从经济发展方面看,杭州的产业结构、收入水平都很不错。尤其随着近几年以电商为代表的信息经济的崛起,杭州经济高速发展,大有成为第五个一线城市的态势。

不过,杭州官方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正视自身的不足。8月1日,杭州召开市委十二届二次全体(扩大)会议,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在报告中发出犀利“六问”,“热杭州”给自己泼了一盆“大冷水”。

赵一德认为,“2015年杭州迈入‘万亿元GDP俱乐部’,2016年成功服务保障G20杭州峰会,不少城市都到杭州学习考察,大家听到的表扬声、赞誉声多了。有的干部产生了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想法,看不到工作中存在的短板和问题,这是十分危险的。”

比如,“杭州市场化取向改革特色比较明显,但在‘有为政府’作用发挥上逊色不少。成都大强度建设天府新区,南京大格局调整行政区划并全部撤县建区,打造牛首山遗址公园,就是抢抓机遇主动作为的很好例证。”

再比如,“杭州国内顶尖、世界一流的国家实验室、科研院所、研发机构等高端创新平台严重缺乏。全国重要城市的高校争夺战,已不仅仅是‘南有深圳、北有青岛’了,不少高等教育基础条件好的城市你追我赶,竞争到了白热化阶段。”

去年10月,时任杭州市市长、现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的张鸿铭也有过类似警醒:“G20杭州峰会结束后,外界对杭州的评价很多,有人认为杭州是一线城市了。但在我看来,杭州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相比仍有诸多差距,我们千万不能被一些褒奖冲昏头脑,务必清醒地认识到,杭州现在还绝不是一线城市。”

张鸿铭表示,杭州千万不能“自以为是”,目前杭州还绝不是一线城市。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相比,杭州的人口总量、经济总量、高端人才等均有较大差距,四个一线城市享受的一些国家政策,杭州也不具备。

前述参与规划编制的人士也说,与同处长三角的南京相比,虽然杭州的产业结构领先,但是城区面积、人口规模都比较小,科教、医疗等公共资源相对要弱不少。

“杭州与北上广深最大的差距,就是在国家性的功能资源方面比较缺乏。”胡税根告诉第一财经,总体上,比起北京、上海、广州和南京、武汉等地的科教文卫来说,杭州都相对较弱。再比如交通方面,杭州也不具备广州等城市的门户型功能。

胡税根说,虽然这几年杭州在新经济形态上呈现出很多亮点,但很多基础性的资源和设施方面,质量、数量仍然不够,本身的城市规模比较小,中心城区的资源集聚力度仍有不足。

做大做强都市区

有鉴于此,做大做强杭州都市区,对增强杭州的辐射功能十分关键。

除了此次临安撤市设区外,杭州市区最新一次的“兼并扩容”在两年前。2014年底,杭州市行政区划调整获批,撤销县级富阳市,设立杭州市富阳区,富阳正式成为杭州市第九区,这是杭州市继2001年“兼并”萧山区、余杭区之后,主城区的又一次大幅扩容。

胡税根说,富阳、临安的先后撤市设区,对于杭州做大都市化的平台,扩大城市的承载力、提升城市集聚资源的能力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地方改区后,可以引进许多关联产业,无论是对产业的支撑,还是吸引国际高端产业、智能产业、优势产业,进一步发挥信息经济的引领作用都有重要意义。

同时,交通枢纽功能的打造也在提速。此前7月,《杭州市综合交通发展“十三五”规划》公布,杭州综合交通发展定位,是成为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之一和长三角南翼最大综合交通枢纽,我国面向国际、贯通长三角、辐射中西部的国际性区域交通枢纽。

实际上,通过撤县(市)设区,做大做强都市化平台,也是目前浙江不少城市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杭州、绍兴、宁波和温州几个城市都先后通过县(市)改区,拓展了城市发展空间。

例如,2013年10月,撤销绍兴县,设立绍兴市柯桥区;撤销县级上虞市,设立绍兴市上虞区。2015年7月,撤销洞头县,设立温州市洞头区,将温州市龙湾区灵昆街道划归洞头区管辖。2016年9月,撤销宁波市江东区,将原江东区管辖的行政区域划归宁波市鄞州区管辖;同意撤销县级奉化市,设立宁波市奉化区。

作为全国最早实行省管县体制的省份,浙江曾树立了县域经济发展的标杆,不过发展至今,在县域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浙江省中心城市弱小的弊端也不断凸显,中心城市综合服务功能不完善,在集聚高端要素、发展高端产业方面,与广东、江苏存在差距。要吸引人才服务转型升级、形成二三产业协调发展,离不开城镇化平台的支撑,需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

对此,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提出,要顺应城市经济特别是都市区经济成为区域发展与竞争主要形态的新趋势,坚持做强市域经济与激发县域经济活力并重,推动县域经济向城市经济、都市区经济转型。(来源一财网)

【临安】

临安区位于浙江省西北部,是浙江省陆地面积最大的市辖区。地处浙江省西北部天目山区,东邻杭州市余杭区,南连富阳市和桐庐县、淳安县,西接安徽省歙县,北界安吉县及安徽省绩溪县、宁国市。

临安区境东西宽约100千米,南北长约50千米,总面积3126.8平方千米;辖5个街道13个乡镇298个行政村。区人民政府设在锦城街道。

临安是首批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市,拥有国家级生态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国竹子之乡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