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豹门店全关 曾名噪一时的金钱豹到底发生了什么

股城网注:金钱豹门店全关。业内普遍认为,金钱豹不断易手,导致经营管理失控所致。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金钱豹模式的落后。据了解,供应商、消费者将起诉金钱豹追讨欠款。

金钱豹门店全关
金钱豹门店全关

7月6日,记者获悉,金钱豹在北京和上海仅剩的两家店面近日陆续关闭,而上海总部也已人去楼空。在此背景下,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以及持有金钱豹预付卡的消费者将讨债无门。

7月4日,在获悉金钱豹北京店面全部关闭的消息后,近千位持有金钱豹预付卡的消费者到金钱豹翠微店退卡。现场的工作人员根据预付卡办理所属店面的不同进行了登记和退卡。当时工作人员也答复,金钱豹翠微店7月5日仍将为消费者继续办理退卡手续。

不过,7月5日上午,金钱豹翠微店却停止了在该店办理退卡的业务,并通知称将由金钱豹退卡中心统一办理,望消费者关注金钱豹官网和咨询电话。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该官网无法登录,两个咨询电话也无人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金钱豹全国最后一家店也已经关闭。该店位于上海,和金钱豹总部在同一座大楼内。在金钱豹总部,只剩几位行政人员在上班。据他们介绍,已经被拖欠3个月的工资,如果此时离开,肯定一分钱得不到。这种情况在北京也存在,一位金钱豹翠微店的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被拖欠了3个月工资,但不敢离开,如果离开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

总部高管不在,最后一家店面也关门,曾经名噪一时的金钱豹到底发生了什么。业内普遍认为是金钱豹不断易手,导致经营管理失控所致。据了解,金钱豹2003年在上海开了第一家店,2011年,以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欧洲的一家私募公司,2015年,嘉年华国际只用2.53亿港元的价格获得了金钱豹99.99%的股权。

其实,金钱豹的危机早已出现。2015年10月,北京中关村金钱豹被查出存在餐厨垃圾和生活垃圾混放现象。2016年5月,多位供应商到金钱豹北京亚运村总店讨要被拖欠货款。武汉供应商也因为金钱豹拖欠货款将金钱豹告上法庭。2016年8月,金钱豹朝阳大悦城店关店停业,这掀起了金钱豹关店的“多米诺骨牌”,不到一年,金钱豹十多家店陆续关闭。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金钱豹模式的落后。“金钱豹的高端自助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当前主流消费群对餐饮消费的感情宣泄、社交功能的需求。因此,嘉年华国际也会意识到这一点,这也是嘉年华国际不对金钱豹施救的重要原因。”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嘉年华国际对金钱豹无视,加速了该品牌的陨落,该品牌未来也难以翻身。

据了解,持有金钱豹预付卡的消费者正在联合起来,将通过法律途径起诉金钱豹。起诉金钱豹的不仅只有这些消费者,供应商也面临巨大的损失,也准备起诉金钱豹。据供应商介绍,目前金钱豹拖欠供应商的欠款近2000万元,供应商多次到上海总部以及北京的店面讨要欠款,但金钱豹方面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衰退的自助餐

金钱豹门店全关的背后,是自助餐行业面临的集体困境。

极光资本投资经理杨默涵对澎湃新闻称,在消费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传统自助餐对于消费者的吸引力日渐衰减,其落寞或有缺乏转型较慢的原因。

杨默涵还称,餐饮行业本身现金流动性较好,收账速度很快,但投资单店成本相对较大,像精品餐厅,一般需要三年才能收回成本。若提前收取预付款,进而挪作他用,转为开店扩张、那一旦盈利能力受阻,很容易造成现金流周转困难。造成菜品、服务质量打折,进一步恶化盈利能力,造成恶性循环。

从嘉年华国际公告来看,2016年公司餐饮业预收款项仅为2.3亿港元,不足2015年同期的一半。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评价中心主任荆林波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称,餐饮市场进进出出很正常,餐饮可能一年要开10万家,就会倒闭七八万,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高端餐饮也一样会被淘汰。

据社科院的统计数据显示,餐饮行业去年消费总额约3500亿元,高端餐饮占到了约1000亿,在这样一个体量之下,高端餐饮的增长率依然达到了年增长8%。(综合自北京商报、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