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威集团最新消息 信威集团什么时候复牌?

【信威集团最新消息】信威集团26日晚回复问询函称,公司不存在此前媒体质疑的任何违法违规行为,同时宣布拟筹划重大事项继续停牌。网易财经称,围绕《回复函》,至少有四大疑问尚待解决。

信威集团最新消息
信威集团最新消息

在停牌4个月后,4月26日晚,(600485.SH)以长达105页公告,对上交所关于媒体报道(详见《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事项的问询函进行回复(下称“《回复函》”),同时宣布拟筹划重大事项继续停牌。

结合网易财经此前调查、信威集团过往公告以及公开资料、报道,围绕《回复函》,至少有四大疑问尚待解决。

一问:为何当地媒体、员工都称柬埔寨信威是信威子公司?

在网易财经之前的走访中,柬埔寨当地媒体,以及柬埔寨信威员工,均称柬埔寨信威为信威集团子公司。信威集团北京总部的一位员工向网易财经确认,信威集团首席科学家徐广涵就是集团派到柬埔寨的负责人。

《柬埔寨日报》(theCambodiadaily)于2013年7月18日的名为“中国公司加入竞争激烈的电信市场“报道中,就表述“柬埔寨信威为信威集团的子公司”。而2013年11月3日,《星洲日报》发布的名为“中国信威电信柬分公司开幕·CooTel4G移动通信”中称,柬埔寨信威是信威集团的分公司。

网易财经走访过的全部CooTel(柬埔寨信威在当地的通信运营商)营业厅,被询问的所有员工都称CooTel是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总部在北京,他们是信威集团的员工。CooTel金边总部营业厅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与网易财经的已做保存的交谈记录亦确认:“CooTel是中国企业,我们柬埔寨公司的老板是徐广涵。”

此外,网易财经获得的2014年1月16日CooTel内部发送的采购申请表显示,一名叫ZHAOYUN的员工申请购买两部WLLphone和一些设备用于检测,收件人即为徐广涵。这一申请表明确显示为柬埔寨信威公司。

同时在一个CooTel当地员工的社交工具Facebook上,该人士曾上传一张题为“跟CEO共进晚餐”(dinnerwithceo)的照片。网易财经经过与信威集团首席科学家徐广涵公开照片对比后发现,该图中坐在圆桌主位,身着橙色polo衫的男子就是徐广涵。

柬华理事总会主办的《东华日报》2016年11月25日曾报道,徐广涵以柬埔寨信威CEO身份,与柬当地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不过,信威集团在回复中则表示,“柬埔寨信威金边总部营业厅负责人、金满城营业厅负责人、暹粒营业厅负责人以及柬埔寨信威随机访谈员工在本次各方中介机构对其的访谈中介绍:其不认识徐广涵先生。”

而中介机构访谈柬埔寨信威后显示:徐广涵没有在柬埔寨信威任职,也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

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究竟是什么关系?徐广涵在柬埔寨信威中又扮演何种角色?

二问:Cootel在柬埔寨的市场地位到底如何?

在回复中,信威集团对柬埔寨信威的市场地位,仅列出了排名:

但网易财经此前在柬埔寨当地了解到的情况显示,“与CooTel在柬埔寨只拥有8家门店和1个号段(038*)相比,Cellcard、Smart、Metfon这些电信品牌不仅路牌广告随处可见,拥有的营业厅数量也很多,分别为80个、67个和57个。同时这些品牌还拥有多个号段,分别达到12个、11个和9个。”

用户数据更能显示其中的巨大差异。在2016年10月18日《金边邮报》的报道中,柬埔寨电信部门发言人称(TelecommunicationsRegulatorofCambodia(TRC)),根据统计数据,截止当年6月,柬埔寨有1910万名活跃移动电话用户,其中Metfone用户数最多为890万,Smart排名第二有740万,Cellcard排名第三为240万。剩下的40万用户主要由其他三家占据,包括qb、Seatel以及柬埔寨信威。

在《回复函》中,信威集团称CooTel累计发展用户已经由2015年年底的32万增至2016年年底的80万。而在信威集团2014年借壳中创信测上市期间,彼时披露的交易报告书显示,柬埔寨信威2015年和2016年预计用户数分别为135万、180万。

事实上,柬埔寨本地电信巨头之一的SmartCEOThomasHundt2016年年底曾对网易财经表示,“Smart刚进入柬埔寨市场的时候,当时已经有近10家运营商在这个市场了。但现在,只剩下Cellcard、Smart、Metfon三家主要竞争对手了,其他的都是中小规模的运营商。”ThomasHundt说,“而如果通信运营商想盈利,常规来说一个地区的市场只有3到4家通信运营商时,这个地区才是比较适合运营商盈利的。由于这个行业需要大量持续的投入,只有规模大的运营商才能走到最后。”

而柬埔寨当地另一运营商Seatel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则如是评价CooTel:“CooTel知名度小,运营商产品几乎不做广告和促销活动,用户数在柬埔寨排名靠后,营业网点少,渠道销售少,套餐资费单一。”“它的营业厅里几乎没有人,总觉得它没在做通信运营商。”这位CooTel的柬埔寨同行说,“不过它既然是中国上市公司的子公司,那么也许是资本层面的事了。”

CooTel在柬埔寨当地的市场地位到底如何?为什么在柬埔寨官方电信部门有公开披露具体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中介机构仅查询了官方网站公开的排名情况?

三问:柬埔寨信威业绩严重不及预期,信威集团有没有风险?

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之间的交易,采取的是“买方信贷”模式。简而言之是:首先,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签订合同采购一批设备;接着,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用现金质押等担保方式,向银行申请对柬埔寨信威进行贷款授信。柬埔寨信威从银行提取贷款后,这笔资金就作为设备采购货款,支付给信威集团;最后,这笔销售收入成为海外公网业务收入,计入信威集团的营收之中。

一位熟悉买方信贷业务的银行人士向网易财经评述:“出口方、进口方之间没有关联关系,出口方为进口方质押现金担保的情况,非常罕见。这一点有些不合理。”

《21世纪经济报道》亦曾援引一位有十多年贸易融资经验的业内人士的话称,信威所谓的“买方信贷”模式与标准的买方信贷模式存在巨大差别,“正常买方信贷业务的增信措施是购买信用保险,而在信威模式下却是卖方进行现金存单抵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