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商死磕乐视 乐视资金链危机比去年更严重

股城网注:36家供应商死磕乐视,催款合计约7200万元。有律师表示,这些小额供应商逐一提起诉讼拿回欠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产经观察家刘步尘表示,多层因素叠加,导致乐视目前的危机比去年更加严重,“或许乐视都不能熬过2017年”。

供应商死磕乐视
供应商死磕乐视

这是北京明媚的四月天,可也许是乐视冷酷的寒冬。

在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院的乐视大厦门口,讨薪者张铁福(化名)右手用力下垂紧贴身体右侧,弓着腰,左手拨通了中纪委的电话:“我要举报,乐视保安打人了。”

4月12日下午5点30分,在乐视大厦前厅,保安双手交叉置后,横排成行,阻挡讨薪供应商涌入。半小时前,因一位讨薪者播放哀乐,数十位乐视保安冲过去将他拧到门口,在场20余位讨薪者围过来,双方缠作一团,场面失控。张铁福在这场冲突中,腹部被保安踢了一脚,右手受伤。

这个毕业不到两年的年轻人,被老板叮嘱“无论如何要拿回余款100万元”,还未见到乐视任何一位负责人,就无辜躺枪。

被保安、员工和讨薪者围住的南京供应商陈珺(化名)哭了起来,“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催款的供应商共36家,均为全国各地负责乐视活动推广的广告公司及少量装饰公司。记者获取的一份《乐视移动区域23家供应商集体催款函》显示,截至4月10日,乐视未结款为4956万元。加上另外13家供应商欠款,乐视此次应付款约为7200万元。

这场旨在给乐视移动施压的“静坐”活动,从4月10日开始,直至12日下午发生冲突,乐视方面尚未有负责人露面。

“这已经是我们第5次来北京催款,每次乐视均有付款承诺,每次都未全额或零兑现。”供应商杭东(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分别于4月14日、4月17日联系到乐视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询问此事,均未获得对方回复。

“为什么融了168亿元,乐视却还付不起几千万元的活动费用?”产经观察家刘步尘心里打鼓。

或许,这是乐视168亿元融资的尴尬后遗症。数位业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在这起投资中,乐视移动并未拿到融创中国孙宏斌的钱,但“融创向乐视移动派驻一名监事”的公告,却让公众相信双方或留下了一份“抽屉协议”。

共计约7200万元余款未追回

30岁出头的杭东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从2015年开始承接乐视移动的活动推广业务,并与其签下年度合作协议书。

自去年乐视被曝光财务危机后,他和同行向乐视在全国的各分区催款。2016年年底,经过近4次洽谈,杭东收到100万余元,还剩300万元余款。

2016年12月15日,杭东和同行“抱团”前往北京乐视总部催款,获得一份乐视移动开具的付款计划书。2017年1月15日,他们第二次抵达北京,于春节前拿到20%未结款;次月15日,乐视未按付款计划书执行,他们第三次来北京,收到款项总额5%及下月口头承诺15%份额;3月23日,乐视再次违约,他们第四次到北京,拿到未结款的5%。

“现在很多分区都已撤了,乐视总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4月13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桥下,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了杭东。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北京了,这一次他决定和乐视打一场持久战,“每次均因承诺未兑现而来,付款计划书已成废纸,每次谈判的结果都是只付未结款的5%,这次一定要拿到全部余款,否则公司快运营不下去了。”

和杭东一样,决意和乐视“死磕到底”的还有分别来自浙江杭州、四川成都、安徽合肥、湖南长沙、广东深圳、江苏南京、湖北武汉的乐视供应商,共36家,催款合计约7200万元。

“这些供应商里,还有未收到过一分钱的,成都还有6家供应商甚至都没有和乐视签过任何合同。”杭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