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欧洲受挫 原因与国内如出一辙

据媒体报道,共享单车欧洲受挫。在法国、新加坡、英国、美国等国家,共享单车存在被损坏、盗窃、乱停乱放等恶劣现象。而此前,在国内也存在这种问题。

共享单车欧洲受挫
共享单车

2018年3月5日,FT中文网发布一篇文章《亚洲共享单车折戟欧洲市场》。文中提及共享单车或因为在欧洲市场被损坏、盗窃情况严重而影响发展,并以香港共享单车Gobee宣布退出法国市场举例。其退出的原因为“4个月内,我们的自行车有60%遭到毁坏、盗窃或被据为己有,这让整个欧洲项目无法维系下去。”具体数据是,有1000多辆Gobee自行车被盗,近3400辆遭到损毁,警方接到相关报警近300起。

有法国网友对此发表评论,考虑到多年前法国本土Velib的大规模破坏,这一点也不惊奇。当然,这并不是Gobeebike在欧洲市场首次停止运营,早些时候就宣布停止在佛罗伦萨,都灵和罗马三个意大利城市的业务。1月则停止了里尔、兰斯两个法国城市以及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共享单车业务。

在此之前,国内曾有文章《共享单车,真是一面国民照妖镜》,里边呈现大量图片:共享单车堆积如山,被丢在树上水中垃圾桶里,有些车子被私人占有,锁被破坏,二维码被恶意更改等。

之后,共享单车陆续登陆海外。同样的试金石,试出来相似的情节。早在2007年,法国巴黎就出现了世界上首个大规模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velib(法语“自由自行车”的简称),被称为现代共享单车行业的鼻祖。而在Velib最初投放的1万辆公共自行车中,曾被报道80%被毁坏或偷窃,它们中的许多被丢弃到塞纳河中,甚至被走私至海外。而就在2017年四月,人民网的一则新闻表示,仅2015年Velib共享系统就有9000辆自行车被损坏或被盗。

新加坡也难逃此劫。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2017年12月的一份报道,在采访一名无偿收集共享单车的钢琴老师的时候,一小时就收集了7辆被损坏的自行车,有人为也有自然磨损。

一个新加坡人在twitter上抱怨,为什么在Punggol(新加坡某地)的ofo共享单车都是坏的。2017年twitter曾曝出一位新加坡男生故意损害蹂躏ofo共享单车,引起上千转发。ofo官方上报给当地警方处理。而在Facebook上,新加坡《海峡时报》曾发布一个视频,一位新加坡男孩从高楼上将共享单车扔下。不止新加坡,还有一位海外姑娘骑着单车从草地高处下坡,因为坡度太陡,骑车不安全,索性把车子从坡面扔到坡底,然后走下来继续骑。

除了被偷盗和破坏,乱摆乱放是让政府、市民、运营机构都头疼的问题。2017年10月,美国达拉斯市当地媒体在长达6分钟的报道里,报道共享单车被故意破坏,随意地停放在树上,路上,或者湖里的现象。一位在悉尼的网友在twitter上抱怨,共享单车被随地遗弃,自己曾在悉尼的戈登湾移动了4辆单车,还在Clovelly的乱石中间看到两辆。

甚至有一个定位在西雅图的twitter账号,名为“Dockless Bike Fail”(小黄车失败),账号上每天推送小黄车被随坏,任意停放等众多问题。不过也引来一些网友不满,称过于刻薄有假消息之嫌。但单车被损害和任意停放现象的确存在。

2017年6月,摩拜单车进入曼彻斯特,随后进入伦敦,登陆引来众多关注。英国《卫报》编辑海伦·皮德撰写了题为《评曼彻斯特摩拜单车——强于伦敦“鲍里斯单车”》的文章。曼城当地媒体《曼彻斯特晚间新闻》则很贴心地发布了一篇题为《摩拜曼彻斯特城市单车:怎么用,在哪找,如何下载》的文章,帮助市民快速上手。

然而,接连暴露出乱停乱放和投放量过多问题后,现在twitter上出现更多的评论是对共享单车的控诉。英国人民没有将乱摆乱放情况归为个人,而是直接@MobikeUK。有一个网友这样评论,“@MobikeUK你能不能把你的车子从人行道上挪走,谢谢!”

在日本,又是如何呢?2017年9月,摩拜、ofo相继进入日本。但是发展缓慢。2018年1月18日,彭博社发表文章称《共享单车热潮在日本遇冷,或因停车问题面临抵制》称共享单车项目因为停车问题在慕尼黑、墨尔本、日本引起怨言,尤其在日本。在日本,乱停乱放自行车是违法行为。有关部门会把自行车拖走,剪断车锁也在所不惜。“过于冒险”,日本本土共享单车试图创业者这样说,“我们不希望每次人们看到我们的自行车就会骂DMM公司。”可见,严苛法律下,日本依旧担心自行车乱停乱放。

公众的行为和运营商的后期维护不力,导致公共环境和公共管理的难度。引起了各国政府的不满,决定要采取行动。3月5日,澳大利亚某市市长在接受ABCnews采访时,站在42个被毁坏的共享单车面前称,要严管共享单车运营商和共享单车乱象。

2018年3月,新加坡公布一项法案,严厉打击共享单车的乱停乱放问题,并且严格限制共享单车运营商在本地市场投放的数量,每隔半年还会将进行数量核查。运营商如果没有达到标准,将面临最高10万新元的罚款、暂停或撤销运营执照等处分。自2017年五月以来,有关新加坡共享单车停放的问题,政府部门开出了2100多张罚单,相关运营商共缴纳18万新元的罚款。

2017年7月份,法国曾有新闻报道说,两位负责城市交通和城市规划的副市长会见了欲在巴黎市推出共享单车出租服务的公司负责人,拟以“商业用途占用公共空间”的名义对“随便停”的无桩共享单车经营公司征税,并希望对这个日益火爆的市场设立管理框架。在英国,因为自行车被用户丢在了伦敦西南区,一名官员批评是“黄色单车瘟疫”,导致超过130辆自行车被监管方扣押。

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和被损害,有公民素质因素,也有单车本身质量因素,另外还有自然天气因素。当重要的是,运营商后期维护部队是否有效。共享单车运营商在运行之初就考虑过这些问题。摩拜和ofo在2017年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时,两家公司都表示,人工成本在它们的业务支出中占了很大一部分。摩拜的英国总经理史蒂夫·皮埃尔(Steve Pyer)则表示,该公司平均每1000辆自行车有10到15名运维人员。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够。据英国《金融时报》昔日报道,甚至有17岁的学生兼职当起了自行车运输和维修员。

巨额的人力费用也对供应商提出巨大挑战。而Gobee之所以退出法国市场,有分析称,也有后期维护资金不足等各种因素影响。4个月内,有1000多辆GoBee自行车被盗,近3400辆遭到损毁。如果后期维护资金不够,要长久发展很难。运营商和政府合作或成突破口之一。

根据猎豹全球智库在2018年3月发表的《共享单车全球发展报告》显示,法国Velib共享单车成立11年,至今仍保持周活跃渗透率为0.0352%的高渗透率。而原因之一就在于在2014年,该运营商与巴黎市政府签订了协议,每年支出400万欧元(约3139万人民币)用于更新及维修损坏的自行车。政府也非常配合,巴黎市政府为了促进公共自行车的发展,取消了巴黎市区4000个停车位用以建立1451个公共自行车站点。为防止小汽车停在非机动车道上,巴黎大部分街道均设有护柱。

美国当地的共享单车运营者也是如此,“从上到下”。如Motivate就是采取先和政府合作,然后扩大运营的路径。以其旗下产品Divvy为例,单车的所有者是芝加哥交通部门,最初的资金来源都是联邦政府,Motivate只是运营者而已。美国本土的共享单车都是有桩的,这同时也涉及到当地政府部门、城市管理问题。

摩拜单车似乎发现了这一路径。2017年9月,摩拜单车在进驻美国之前,其招聘广告首先引人注目。职位有政府事务实习生,招聘地点包括多个美国城市,如纽约、芝加哥、迈阿密、达拉斯以及旧金山等地,主要职务描述是维护政府关系等。同时,摩拜单车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招聘一名公关主管来维护与美国当地的媒体关系。之后,招聘城市还包括英国伦敦和意大利的佛罗伦萨等地。

除了政府和运营商,作为使用主体,公众的保护意识也需要加强。根据猎豹全球智库预测,未来两年内,全球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将继续保持增长,在2019年预计达到3.06亿。分析还称,全球自行车每年的需求量在1.1亿辆左右,骑行人数约占总人口的15%,总骑行人数超11亿。庞大的骑行人数和骑行次数背后,公众扮演的角色不容小觑。

相关新闻:

交通部部长谈共享单车

新京报:去年以来,共享单车成了出行领域的一个“小风口”,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共享单车在利用的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一些用户暴力使用共享单车、无序停放等等。交通部在规范共享单车发展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杨传堂:可以看到,共享单车为解决城市交通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构建城市绿色出行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存在政府监管不到位、企业主体责任意识不强、用户资金管理要求未能落实、少数使用者车辆无序停放等问题。

为此,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联合多部委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对用户行为规范和信用管理、用户资金和网络信息安全监管、职责分工等内容,作出了具体制度设计,明确提出鼓励采用免押金方式,并明确押金要专款专用,接受主管部门监管。

新京报:共享单车在迅速发展和占领城市的同时,也有一些经营共享单车的企业倒下了,甚至引发用户押金退还难的问题。用户也呼吁交通部能够出台相关的规范文件,进行规范管理。在这方面交通部将有何动作?

杨传堂:近期,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因经营不善陆续停业,出现了用户押金退还难的问题。对此,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会同人民银行、银监会等有关部门一起分析存在的问题,制定相关管理办法,针对押金和预付金的监管办法正在制定过程中,将按照工作程序报批后尽快发布实施。

共享单车的治理,要坚持多方共治的原则,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广大用户要形成合力,推动共享单车共同治理,切实使用好、维护好、发展好这一绿色出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