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回函乐视:没有钱借给公司了

股城网综合注:贾跃亭回函乐视称,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用于非上市体系,目前无力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以后有钱可以再借。

贾跃亭回函乐视
贾跃亭回函乐视

在监管问询和乐视网两次发函催促下,贾跃亭姐弟终于承认,目前无力履行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

11月10日,乐视网公告披露贾跃亭及贾跃芳关于借款给上市公司的回复函,贾跃亭称,因2016年下半年,乐视非上市体系及其本人出现资金危机,至2017年上半年,资金危机持续加重,其本人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体系以及其所涉及的债务偿付等,目前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亦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在本人后期财务状况允许的情况下,本人愿意继续按照此借款承诺将以上减持资金借与上市公司使用,后期借款行为与本次借款承诺无关,为本人自愿行为。”贾跃亭在回复函中表示。

乐视网:贾跃亭姐弟已违反承诺

2015年5月,股市火热,创业板龙头乐视网股价一举冲上历史高位,贾跃亭在这时突然抛出一份减持计划,承诺将减持乐视网所得资金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且免收利息。

此后的一个月里,贾跃亭两次减持乐视网共3524万股,套现约25亿元,同年10月,贾跃亭向鑫根基金转让1亿股,再次套现32亿元。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也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两次减持乐视网股份,并承诺将所得16.78亿元借予公司。

然而这些承诺并没有兑现。2016年乐视网中报披露,贾跃亭姐弟借给乐视网的金额分别为25亿元和14亿元,而半年后,年报显示公司已分别归还贾跃亭和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剩余借款也在2017上半年全部还清。

根据此前乐视网公告,贾跃亭在借款期限内无权主动收回该笔资金;若公司提出提前还款意向,需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届时独立董事需发表独立意见,贾跃亭需回避对应关联交易的表决。

对于财报显示出的数据与承诺不一致,乐视网和贾跃亭都没有进行任何说明。9月12日,深交所向乐视网发函,要求乐视网及贾跃亭逐笔说明公司向贾跃亭还款的时间、金额、还款原因,以及贾跃亭是否存在违反承诺的情形并说明理由。

乐视网在回复中确认,贾跃亭从2015年至今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亿元,且已全部还清。乐视网称,公司董事会已发函与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这是贾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后,公司第一次公开“喊话”贾跃亭,在此之前,还没辞职的CEO梁军对外明确表示,“我们现在就是缺钱”。

在9月发函提醒贾跃亭姐弟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一个月后,乐视网10月末再次发函催促。这一次,乐视网得到了贾跃亭肯定的答复。在回复函中,贾跃亭表明了两个意思,一是现在没钱借给上市公司,更不可能增持,二是等有钱了还是会考虑借给乐视网,但那是以后的事,跟之前的承诺无关。

面对拿不出钱的贾跃亭,乐视网也下了定论,“贾跃亭、贾跃芳已违反自身所做借款承诺”,将根据相关法律披露事项进展。

乐视网可追责贾跃亭

贾跃亭违反承诺既然已成事实,乐视网是否会追究其违约责任?毕竟乐视网目前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前9个月净利累计亏损16亿元,总负债达到174亿元。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AI财经社表示,如果上市公司信赖这种承诺并依此对作出资金安排,由于贾跃亭姐弟违背承诺,无法取得预期资金并由此产生损失,上市公司可以追究其缔约过失责任。

“缔约过失责任的案例并不少,但公开违背借款承诺的这应该是第一例。”王智斌律师表示,上市公司可以追究对方缔约过失责任,但难点在于如何证明因无法取得借款而产生的具体损失。“目前无法预判贾跃亭姐弟最终会产生多大的赔偿责任,最终承担责任的范围和金额,取决于上市公司的举证能力。”

贾跃亭在无法履行承诺的回复函中对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表示了歉意,但公司和众多投资者的损失并不是一句抱歉就可弥补的。

根据《上市公司监管指引4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除客观原因外超期未履行承诺或违反承诺的,证监会将依据《证券期货市场诚信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将相关情况记入诚信档案,并对承诺相关方采取监管谈话、责令公开说明、责令改正、出具警示函、将承诺相关方主要决策者认定为不适当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管人选等监管措施。

相关新闻:

除了CFO和CTO 法拉第生产线负责人也被曝光要走了

11月11日,贾跃亭创办的美国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公司”(以下称“法拉第”)突然宣布,解雇首席技术官和首席财务官。不过据外媒报道,法拉第还有另外一高管离职,出现了三位高管同时被爆离职的现象。

在一份官方声明中,法拉第宣布已经终止了和首席财务官克劳斯(Stefan Krause)和首席技术官Ulrich Kranz的雇佣关系,令人意外的是,法拉第还表示将对前者采取法律行动。

据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报道,离职的除了上述两位高管之外,还包括另外一位高管Bill Strickland,此人曾经在福特公司负责Ford Fusion车型的相关计划,在法拉第期间,他负责汽车生产线的工作。

此人的离职,意味着法拉第公司未来的电动车制造计划,还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此前,法拉第公司宣布停止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建设制造工厂,转而在加州租赁了一家闲置的轮胎工厂,准备作为未来的电动车制造车间。不过据各种消息显示,法拉第公司目前并未启动生产线的安装工作,汽车制造何时开始不得而知。

对于生产线负责人的离职,法拉第方面并未发表评论。

据报道,克劳斯实际上在十月份就已经离开了法拉第。在加盟法拉第之前,他效力于德国宝马公司,更早之前在德意志银行工作。

据报道,克劳斯在法拉第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实际上扮演了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两个职位,另外为法拉第公司设计了各种“退出”或是“投资”的发展路线。

据多位消息人士披露,在其中的一个方案中,克劳斯曾经和印度汽车制造商Mahindra进行接触,希望对方能够收购法拉第公司的部分技术。

另外,克劳斯本人也作出了一个重大决策,就是抵押了法拉第在洛杉矶的总部大楼,从一家纽约金融机构获得了1400万美元的贷款。

一位法拉第的前任员工表示,克劳斯的决定是拿公司的总部大楼“做了一个赌注”。

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法拉第公司陷入了资金危机中,一直在谋求外部融资。不过据The Verge引述多位法拉第公司前任员工称,由于贾跃亭本人不愿意放弃对法拉第公司的牢牢控制,导致法拉第一直没有从外部机构获得融资。

一位曾经在法拉第制造部门工作的离职员工表示,有关电动车的制造,法拉第做了一些计划和规划,但是没有什么进展,实际上制造部门的人员目前没有做任何工作,就是在等待法拉第公司下一步的融资进展消息。

在此之前,法拉第公司已经有大量的高管离职,不过该公司也在持续雇佣一些新的高管进入公司。

美国电动车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特斯拉获得的成功引发了大量的新创公司以及传统的汽车巨头涌入了电动车行业,而贾跃亭创办的法拉第就是众多新创公司中的一家。

众所周知的是,特斯拉虽然具有一定领先优势,但是目前陷入了产能过低的困境,Model 3的量产陷入了困难中,三季度的实际产量距离预期目标太过遥远,据报道特斯拉的锂电池供应仍然不足,该公司高管最近拜访了韩国的三星SDI和LG化学,可能是在寻求车用锂电池的供应。

特斯拉发展多年,但时至今日仍然严重亏损,仍然需要持续不断的融资来填补资金漏洞。

除了在加州创办法拉第之外,贾跃亭还曾经斥资数亿美元,收购美国另外一家电动车新创公司的部分股权,在中国内地,贾跃亭创办的乐视控股公司旗下,也有电动车研发制造业务。(来源腾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