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日赚6.7亿 贩卖客户银行卡成为银行获利工具

股城网讯:作为全球盈利快最好的企业之一,工行日赚6.7亿似乎是情理之中。即使在中国,作为四大银行之首,工行日赚6.7亿也是彰显领头羊之势,为自己正名而已。只是工行日赚6.7亿,真的值得骄傲和开心吗?工行盈利手段是否就存款贷款这么简单呢?市民透露,贩卖客户银行卡信息成为银行获利工具。

股城网综合报道:2012年上半年,16家A股上市银行共实现净利润5452.89亿元,不包括平安银行,其余可比的15家上市银行业绩总体同比增长18%,其中股份制银行表现最为优异。按半年183天计算,工行上半年實現淨利潤1232.41億元,同比增長12.5%,雖然盈利腳步有所放緩,但仍穩居四大行首位,蝉联“全球最赚钱银行”和中国最赚钱上市公司。

工行日赚6.7亿
工行日赚6.7亿

“三桶油”净利润总和达1175亿元,平均日赚6.4亿。2012年上半年,16家A股上市银行共实现净利润5452.89亿元,五大国有银行占比高达75.7%。工行中報稱,上半年實現淨利潤1232.41億元,同比增長12.5%。利息收益水平繼續提升,淨利息差和淨利息收益率分別為2.48%和2.66%,同比分別下降1個基點和上升6個基點,比2011年全年分別下降1個基點和上升5個基點。

工行日赚6.7亿,6.7亿,这不是每年的收入,而是每日的收入,工行的吸金能力确实惊人。其实,包括工行在内的所有银行,盈利主要依靠贷款,存款方式所带来的利润只是利润的小部分而已。近年来,各大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银行向客户提供资金借用,从中收取利息以及手续费。而银行贷款的利息特高,在5年以上的贷款利率,一些银行甚至收取高达7%的利息。以工行每年贷款额高达几千万亿,即使收取利息费,每年的利润已经很多了,所以工行日赚6.7亿也不显得奇怪。

但是,工行日赚6.7亿只是工行的利润,平民百姓根本就无利可取,那什么有些人却显得特别开心和骄傲呢?难道因为工行日赚6.7亿,为中国的银行打响了名号,所以值得骄傲和开心吗?难道因为工行日赚6.7亿,或许对经济发展有所贡献,所以值得骄傲和开心吗?

我们并不否定工行的盈利能力以及对社会的贡献,但是作为蚁民一族,我们只是关心包括工行在内的银行是否维护了客户的利益,是否做出了损害客户合法利益的行为。银行发展约好,服务态度似乎越傲慢,这是对银行和客户的一大伤害。另外,对于银行利用“霸王条款”大赚中间收入也是不得人心的行为。更有人揭露银行的丑闻,称贩卖客户银行卡信息成为银行获利工具。如果确实如此,那么银行就违反了法律规定,银行形象堪忧。

账户资金不翼而飞

上海的陈女士今年2月到一家知名股份制银行查询卡内金额,蹊跷的是密码竟然不对。工作人员告诉她,卡内金额没少,但是密码被改过。陈女士并没在意,将密码改回。3月,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陈女士的密码再次被人改过,但资金没少。陈女士还是把密码改回,仍未理会。直到3月14日公安机关告诉她,其卡内资金被人划走4万多元,而且今年1月就已被划走。

“我的卡没有开通网上银行,也从来没丢过。”陈女士百思不得其解。当时银行员工为何说卡内金额没少成了不解之谜。

差不多与陈女士的事件发生在同一时期,上海的黄先生忽然收到上述银行的短信提醒,被自动电话缴费7千多元。因为根本没有操作过类似交易,黄先生随即到银行交涉。银行员工让黄先生报案。

上海的六名被害人都有上述遭遇:在银行卡和密码都未丢失及泄露的情况下,卡内资金不翼而飞,被用于支付手机费、电话费等公用事业费,金额近30万元

他们不知道,一条买卖银行客户信息的链条通过互联网伸展开来,不法分子通过QQ群和手机短信完成了他们的“黑色交易”。

盗窃客户银行卡内资金的主犯朱某远在江西,只有初中文化程度。

2010年起朱某在网上购买了上万条上海机动车车主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地址等。朱某把车主姓名、身份证号通过QQ群发给可以查询相关银行信息的下家。每查出一个人的银行卡卡号、余额,朱某即支付200元酬劳。

而朱某的下家并非最终掌握客户银行卡信息的人,而是层层转发信息的中介。往往要通过三至四层中介才能最终联系到掌握银行卡信息的“核心人士”。这些中介联系的途径只有两个:QQ和手机短信。

通过上述方式,朱某得到了不少上海市上述股份制银行持卡人的卡号。然后以持卡人的生日或简单的数字组合猜出银行卡密码。被他猜出密码的就包括陈女士、黄先生在内的六名银行卡持卡人。

朱某没有直接将被害人卡内资金打到自己账上,而是用被害人的钱替网吧等电话费大户缴纳费用。朱某甚至在淘宝开了家专门代缴公用事业费的网店,以九折优惠招揽网吧之类的用费大户。替客户缴费成功后,网吧再把资金打到朱某账上。这样一来,朱某不仅可以顺利套现,还不易被查出谁是盗窃卡内资金的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