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系车销量锐减 因政治因素与自身竞争力下滑

股城云财经注:韩系车销量锐减。韩国媒体认为,韩系车销量锐减是中国市场的“反萨德”行为。不过,韩系车自身竞争力下滑也是其中一个因素。

韩系车销量锐减
韩系车销量锐减

因韩国布置“萨德”系统而引发的“乐天效应”似乎已经波及到汽车行业。

据韩国汽车行业协会消息,现代和起亚汽车3月在华销量共计7.2万辆,同比减少52.2%。韩国媒体认为,韩系车在华销量遇阻是中国市场的“反萨德”行为。

同时,多家媒体指出“地缘政治甚至已经导致韩系车企减少在华产量”。《路透社》上周报道称,起亚汽车已经削减了在中国工厂的生产班次;现代汽车则宣布3月24日-4月4日期间令其在中国的一座工厂停产。包括《韩联社》在内的多家媒体指出这家工厂就是北京现代第三工厂——河北沧州工厂。

韩国媒体的分析说对了一半。现在的韩系车企在中国处于一个微妙的心理状态。一方面,由于合资车企中大部分员工为华人,双方50:50的控股比例也使得合资车企的中方试图淡化“政治因素”,以减小其对中方利益和车企销量带来的负面影响。

刚从北汽威旺调来的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的陈桂祥告诉记者:“中韩关系主要在政府层面交涉,大家不用往其他方面联想。”

另一方面,“政治因素”或许恰好成为了韩国车企在华竞争力下降的“挡箭牌”。吉利、传祺等中国品牌的崛起让中低端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而主打这一市场的韩系品牌只能“降本增效”——“工厂生产节奏根据业务正常安排,不受到其他关系影响”陈桂祥所说的生产节奏调整就是“降本增效”的具体措施。厂商方面并不希望这种生产调整被外界解读为因需求下滑导致的“停产”。

3月份,现代汽车在华销售5.6万辆,同比减少44.3%。虽然具体车型销量尚未公布,就前两个月的数据来看,北京现代的主力车型中除了朗动能在细分市场排到前5之外,领动已经在20名以外。2月份,其SUV产品中只有全新途胜一款产品进入细分市场前20名,为第14名,销量9317辆。

很容易联想到的是,沧州工厂的“生产调整”与北京现代销量下滑存在着一定联系。这一现象中,政治因素与自身竞争力下滑各占一部分因素。

起亚的状况也不乐观。3月份,起亚汽车国内销量同比减少68%,为1.6万辆。该公司称,普莱特和索兰托等主力车型“阵容老化”,新车效应减退等原因导致国内销量减少。今年1月,起亚和超过100家中国经销商发生冲突。这些经销商称,多年来一直在亏损经营,并长期忍受厂商不合理政策,目前还面临着融资困难。这些经销商向起亚寻求人民币24亿元人民币的补偿,并要求厂商停止向经销商压库。

若“政治因素”是韩系车在华走弱的主因,那么在与韩国“关系不错”的美国市场上,韩系车同样颓势将无法得到合理解释——数据显示,3月份现代起亚集团在美国销量下滑11%,为118694辆,第一季度下滑7.2%。其中,现代汽车下滑8%。主力车型索纳塔下滑47%,现代雅绅特(Accent)和飞思(Veloster)分别下滑45%和41%。起亚汽车同月则下滑15%。

事实上,相比5年前的“钓鱼岛事件”,“萨德事件”并不足以引起国人强烈的情绪波动。只是,事件的发生给了市场多一个不选择韩系车的理由。而在眼下的中国市场,可替代品着实太多了。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6年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首次超过千万辆,同比增逾两成,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43.2%,占有率比上年同期提升2个百分点。而北京现代全年销量增幅7.5%,东风悦达起亚同比增长5.5%。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汽车报消息援引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观点称,“现在自主品牌的品质相比韩系车应该说不相上下了,与日系车的差距,我觉得明后年就能追上。”他认为,随着自主品牌的快速成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会将自主品牌汽车作为购车首选,自主品牌与合资品牌,尤其是韩系车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甚至已经反超。

或受以上消息影响,韩国上市公司现代汽车(005380.KS)在4月4日,曾一度探跌3.83%,截至收盘,报收152000韩元/股,下跌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