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村民一夜暴富 称自己感觉很骄傲

股城云财经注:雄安村民一夜暴富。一村民表示,“往我们这里迁户口,就和上北京户口一样了嘛。现在我出去,都感觉自己身价不同了,感觉自己一夜暴富了,很骄傲的感觉。”

雄安村民一夜暴富
雄安村民一夜暴富

雄安新区成立3日以来,原本三个默默无闻的河北小城一直在沸腾着。

2017年4月1日下午6点,新华社发布新闻称,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

新闻写道,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徐匡迪随后向新华社透露,之所以选这片地区作为新区,综合考虑了交通、地质、水文、建设成本等方面因素,“这里交通便捷、环境优美,现有和已经在规划多条城际铁路和高速公路。另外,这个地方人口密度低、开发程度低,发展空间充裕,如同一张白纸,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

消息公布后,三个小城立刻热闹起来。

一位雄县巡警在1日下午6点收到通知,“取消一切休假,半小时内上岗。”外地牌照车辆在大街小巷穿行。雄县酒店爆满,一家汉庭酒店3日晚上原本100多元的客房卖出了688元的价格。

谜底揭开

新闻发布时,安新县大王镇小王村村民梁飞正在玩手机,“新闻出来之后,我的微信群都炸开了”。梁飞说,大家的第一反应是“原来如此”。

去年开始,村子里发生的种种奇怪的事情,都能靠这则新闻解释明白了。

去年8月,保定传出一种说法:“白洋淀市”将会很快浮出水面,这个市将由雄县、容城和安新三地组成,很可能由省直管,或者由河北省与北京市共管。

梁飞也听说了这个传闻,他当时不以为然,“即便要建市,也是至少10年之后的事情。”

梁飞曾经也想象过,如果村子要发展,可能就是给村民们盖个漂亮的小区,却没想到一跃成为副省级别的地区。

“给我们赶上了千年都等不上一次的机会,像做梦一样。”说到这里,梁飞脸上露出了笑容。

多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当时并不相信这个说法,没往心里去,“这么好的事情轮不到我们。”

之后,有网友在贴吧上发帖说,三个地方的楼市受传言影响,房价上升,“甚至安新和容城的售楼处都说,这两个地方已经下了通知,所有楼盘一律不准再向外卖了。”

这个说法引起热议,帖子下的回复都表示“不相信”,有网友回复道:“不管白洋淀市有没有谱,建个市跟卖楼有什么关系?可能如果真要建市的话,土地价格飞涨,楼盘也水涨船高,但是却并没有不让卖楼的道理吧?”

然而,消息成真了。

“没想到中央给定位定得这么高。”雄县县直机关一位副科级干部说。从官方到民间,人们不约而同地用“太突然了”来形容这个国家战略的出台。

4月2日下午6点,在雄县一段路口维持秩序的巡警张谦(化名)已经将近24小时没合眼了。

几乎是与新华社发布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同步,张谦在1日下午6点左右收到通知,“取消一切休假,半小时内上岗。”

张谦记得,设立新区的消息出来后,车辆和人流便涌向了这个小城。最拥堵的时候,两个红绿灯之间的车辆堵得动弹不得。

他透露,雄县警局出动了数百名警力,几乎每个路口都派驻站点,24小时轮班工作。

外地牌照的车辆在大街小巷穿行,各种剐蹭事故也随之而来。最多的时候,一个小时内发生了20多起。

当天,躁动不安的整晚,雄县东环快捷宾馆的前台老赵也没睡成个囫囵觉。

这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宾馆。但从4月2日凌晨2点到6点,“屋里的电话就没断过。”

宾馆客房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原来每晚80块钱的标准间,一夜之间涨到了220块。

几乎每家酒店都是爆满。雄县的汉庭酒店迎来了开业后的高潮,前台的工作人员兴奋地说,3日晚上原本100多元的客房卖出了688元的价格。

每天工作到两三点

民间躁动的同时,官方忙得马不停蹄。

4月1日下午,接到通知的雄县县委书记万树军和县长杨跃峰赶到石家庄开会。

根据《河北日报》的报道,这是由河北省委召开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会上,刚刚到任的河北省委副书记许勤传达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通知》。

此前,许勤还是中国首个经济特区深圳的党政一把手。

散会后,陪同县长到石家庄开会的雄县政府办主任刘贺茂获知了这个消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新华社和央视新闻联播相继发出报道。

消息传遍全国,刘贺茂的手机也被新闻刷了屏。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领导们回来以后,马上根据上级精神研究下一步如何去做。

被取消休假的不止一个部门。2日早上,雄县县委一位副科级干部被领导打来的电话吵醒,脸都没顾上洗,就开车赶到单位值班。位于雄县县政府大楼5楼的发展改革局办公室里,也有多名干部在假期坐班工作。

为了防止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的震荡,雄县县政府连夜组织相关部门,封掉了城区的售楼处和房产中介公司。

4月2日上午10点半,雄县召开关于房地产整顿的紧急会议,房产市场全面冻结。根据刘贺茂介绍,县政府组织了相关部门,以及房地产企业和房产中介参会。

会议一个接着一个。4月2日下午,记者赶到雄县县政府时,相关负责人称政府内部仍在开会。

坐在记者面前,略显疲态的刘贺茂透露,连续几天,他们都工作到凌晨两三点。

根据他的介绍,新区设立后,当地官员的工作主要分为两方面,一是部署应对炒房现象,二是深入乡镇进行工作调研。

更高的层面上,河北省的主官也走到了田间地头。河北新闻网报道称,4月3日至4日,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河北省委副书记许勤赶到雄安新区调研。

官方发布的照片中,身着黑色夹克的赵克志和一身西装的许勤一起走在农田旁的土路上,雄安新区筹委会临时党委书记袁桐利紧随身后。

位于雄县20公里外的容城县,一座黑色的大楼——奥威大厦,悄然间成为雄安新区筹委会的所在地。这座大楼戒备森严,不再对外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