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严控炒房 所有售楼行为被叫停

股城云财经注:雄安新区严控炒房。4日,雄县一开发商无证卖房被刑拘,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此前,雄县召开雄县房地产开发商、中介参加的紧急会议,明确表态,雄县之后所有售楼行为被叫停。

雄安新区严控炒房
雄安新区严控炒房

昨日(4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政府相关负责人方面独家获悉,雄县公安局获破一起非法经营案,抓获犯罪嫌疑人一名。

经雄县公安局查明,犯罪嫌疑人刘某在未取得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证照的情况下,2014年开始在雄县雄州镇西槐村非法经营“民族家园”小区,2014年~2017年违规建筑,销售该小区住宅楼,其行为违反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扰乱了雄县市场秩序,情节严重,涉嫌非法经营罪。4月1日夜间,雄县公安局在巡查时发现刘某仍在销售房产。目前(4月4日),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获悉,4月2日上午11时,一位来自固安的销售经理因撕毁售楼中心的政府封条并强行进入小区,被当地公安行政拘留。就在4月2日上午,雄县召开雄县房地产开发商、中介参加的紧急会议,明确表态,雄县之后所有售楼行为被叫停。

河北雄安新区在4日还宣布对土地、建设和房地产交易依法管控!据新华社消息:

4月3日至4日,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在雄安新区调研时强调,要加强规划、土地和房地产管控。要实施最严格的管控,省委、省政府派出督察组到新区重点区域开展督察,依法严厉打击黑房地产中介,打击各种不法行为,抓典型曝光,以正视听。

记者4日晚从河北雄安新区筹委会获悉,针对雄安新区设立后一些媒体关于炒房人员到新区聚集、房价上涨等报道情况,雄安新区发布消息说,严格贯彻“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精神,安新、容城、雄县三县已经依法对土地、建设、房地产交易等进行管控。

雄安新区发布的消息称,任何以收取定金、意向金等变相销售“五证”不全商品房都属于违法行为,购买此类房屋不受法律保护。新区希望广大群众增强自我保护意识,不轻信、不传播、不参与各种房地产违法项目的宣传及销售活动。

据介绍,雄安新区将严格执行房地产调控政策,严厉打击二手房和小产权房违规交易,严厉打击违规建设,严厉打击黑中介非法销售、夸大宣传、哄抬价格等行为。

高层也对炒房者发出严厉警告!据《河北日报》4日消息:

雄县、安新县、容城县无房可买的现实也在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绝不会是炒房资本竞逐的乐园。

雄安“雄”起,关键在于科学实干。只有以新发展理念引领,雄安新区才有成功的未来。建设雄安新区,基础在“实干”。

【评论】

莫让雄安新区沦为炒房经济

雄安新区的建设不可能长期“叫停”,无论怎样也离不开房地产开发的持续推进;因此,市场经济环境下,扎紧制度的篱笆还需要对房地产市场用价格来调控。

中央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在4月1日部署设立雄安新区,话音未落,则引起炒房客蜂拥而至,很多人当天连夜跋涉,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奔赴雄安,挤爆雄安各地宾馆,这些人一路劳顿心中唯有一个信念,就是赶快下手抢房子,一些炒房“老司机”预料带银行卡“血拼”不畅快,因为卡有额度限制,于是干脆纷纷带着巨额现金,希望见房即抢。

没承想雄安根据部署早有防范,所有楼盘、二手房或中介禁止销售,在建工程一律停工、雄安三县的房地产交易一律冻结,即使这样也挡不住炒房者的似火热情,很快这股热情燃烧到雄安周边市县,使周边市县房价也一夜飙涨,给雄安周边一直为去库存耿耿于怀的地方政府送去一点安慰。

这种怪象来自于深圳、浦东炒房的样板作用,现在中央对雄安这么大的布局,房地产炒作当然会如影随形。可是当今中国经济已经被房地产绑架出现下滑,如果雄安也走此老路,肯定会“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次首先冻结新区一切房地产的开发交易,阻止噬利阶层的炒作预期为以后降低开发成本打下伏笔。

我国的市场经济是以特区的方式来试点的,当年深圳首个作为中国区域经济的改革开放的拓荒者来对外试验,因为深圳与香港邻近,选中这个地理位置,是深圳能借助广州珠三角并依靠世界最大自由贸易港香港以出口为经济导向、以外资的合作来推动本土企业。但当时深圳特区是建立在小渔村的基础上,土地价格便宜,那时我国国民几乎没有炒房方面的意识,深圳很多土地几乎是白送给港商,前提是他们能带来技术。

所以,当时深圳的企业成本优势明显,经济突飞猛进,短短三十年就一跃而成国际大都市。而上海浦东是中国第一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深圳成功后,上海浦东成为中央选定的下一个目标,因为浦东依托长三角,浦东对于当时的上海中心位置来说,地理位置相对偏远。而且当时在上海本地人眼里浦东是荒凉不毛经济落后的农村,上海流行一句话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正是浦东土地价格的低廉,才使特区的各种成本相对降低,使浦东也拥有价格优势,提高了市场竞争力。

深圳与浦东的共同特点就是当时土地资源价格不高,它们相继出现并获得成功也是政府在经济低迷时所采用的一种促增长手段、以保障经济合理增长。

新诞生的雄安新区,其地理优势是与北京、天津二个大型都市圈相接近,劣势是远离海运,运输成本优势不如深圳和浦东,中央也意识到这个缺陷,所以对它的功能定位主要是承接北京不堪负重的部分结构。

比如,中央提出要把雄安打造成绿色智慧、生态环境、高端产业的创新城市,这个定位的意思是缓解北京人口的密集、交通的拥挤、空气的污浊和资源过分在北京的集中,所以雄安的城市样本应该与深圳和浦东是有差别的,雄安作为京津翼协同发展的定位考量,被称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规划好再开工建设,不留历史遗憾。

这就要求土地价格必须控制好,不能使新区刚一上马就沦为炒房乐土,前车之鉴,高房价的压力会拖累城市发展活力。历史上,创新大多在低成本住宅里产生,像比尔·盖茨的微软建立在小旅馆,乔布斯的苹果诞生于车库。

由于房地产的冲击,我国实体经济成本居高不下,人们的基本生存的住宅成本加大,既阻止了创新人才的聚集,又会影响消费,最终传导到企业就发生了产品的滞销,如此循环往复,对中国经济正常化没有一点好处。

当然,人性的贪婪和趋利本质在于有漏洞可钻,炒房者的令利智昏是因为房地产没有持有成本。虽然有关方面已未雨绸缪,严格禁止当地房地产交易,但雄安新区的建设不可能长期“叫停”,无论怎样也离不开房地产开发的持续推进。“叫停”之后总有开放的一天,市场经济环境下,扎紧制度的篱笆还需要对房地产市场用价格来调控,既是新区就可能成为试验区。

比如,用有别于上海重庆的低税率模式,对炒房进行高税率来抑制;又或者采用房产税等方式,从价格端为房产持有者追加成本,告别当下部分城市从限制需求端的强制措施,为雄安新区功能体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开辟一条创新实践之路。(来源新京报 作者为许权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