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租人软件 看似美好实则暗藏桃色陷阱

几年前,“租个女友回家过年”的想法或许还只是城市打工族之间相互调侃的笑谈。如今,搭着共享经济的东风,花样迭出的网络租人平台让“租个大活人”成为现实。

暗访租人软件
暗访租人软件

通过微信公众号或手机客户端绑定个人手机号并上传照片即可完成注册流程,用户可按小时计价将自己出租或租到满足要求的人,租约的内容涵盖心理咨询、相邀吃饭、饮茶、打电游、健身等等。

不过,看似美好的网络租人平台实则暗藏桃色陷阱:约炮、发展兼职一夜情……法律专家呼吁租人平台加强监管职责,并建议消费者事先与出租方沟通交易内容,如遇违法行为第一时间报警。

谁在用

交友党:生活圈子小找人来解闷

多位平台使用者向记者坦言,城市生活压力大、精神空虚促使他们选择到虚拟的网络平台找人“解闷”。

在深圳工作的雅静今年24岁,她已经是网络租人平台的老玩家。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分享的租人平台链接,第一次了解到租人软件。

刚工作一年,雅静的生活圈子很小,抱着结交朋友的想法,她尝试在平台上出租自己,并把出租范围设置为“同城约饭、健身跑步、游戏陪练和商务陪同”。

雅静告诉南都记者,她第一次被租是陪人温习考试。雅静回忆,对方当时正准备创业,需要看考证相关的工具书。通过软件简单聊天过后,两人相约晚上9点在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见面。

雅静说,自己通过平台结交了一些朋友,但在出租过程中也时刻保持着戒心,“如果在线上交流是觉得不对劲,是不会同意出租的。”

外快党:双方见面再次商定租金

和雅静的结交好友不同,来自湖北的95后小伙阿城则把租人平台当成挣外快的渠道。今年4月刚到广州的阿城正职是一名健身教练,较为松散的上班时间让他感到空虚。一个月前,经朋友介绍,他也玩起了租人平台。因为身型健美,阿城被租的频率很高,而且租他的大多是爱好摄影的专业人士。

“他们会约我到宾馆里拍照片”,阿城告诉南都记者,虽然见面前,求租人会通过平台支付一笔预约金,但往往双方见面后还会再次商定租金。以阿城为例,他在租人平台上的出租价格为100元每小时,但每次应允摄影师拍摄要求所获得的酬劳可达400元每小时。

被问及是否担心安全问题时,阿城表示,他一般会在见面前先通过平台跟租客简单对话,大致了解对方基本情况后再确定是否接单。南都记者了解到,部分网络租人平台会要求租客缴纳一笔“预约金”,金额根据租金上下浮动,如果最后交易不成资金会退回到租客账户。

吐槽党:不想把负能量展示给熟悉的人

25岁的章先生是广州两家公司的老总,去年9月,朋友介绍他开始使用租人平台。“吃吃饭、看看电影、谈谈心,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可干”,作为公司老总,他不想把负能量的一面展示给朋友、员工看,“我希望在别人面前,都是积极向上的样子。”

把生活的烦心事说给陌生人听,就没有这样的后顾之忧。章先生通常会提前一天在平台上预约,“我会找年龄相仿的女性,漂亮、性格好、没有公主病,因为如果我心情不好,对方还跟我耍公主脾气,岂不是给自己添堵。”

开车去接对方、吃饭买单等,章先生觉得都无所谓,“租人也是一种社交”,他会把租到的女生当做新朋友看待。事实上,很多女生跟他聊得投契,当下就免单,成为了朋友。

从去年9月至今,章先生已经有过10多次租人经验,“我对陌生人顾虑比较小,因为平时就很喜欢在社交平台交友,一般聊天之后,对对方就会有一定了解,不靠谱的就不会继续接触了。”